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一日夫妻

**德伊阿蕾,阿蕾德伊,兩萬五組

**什麼都接受的人在往下看


00 這樣的日子好悶阿

  「啊~好無聊喔西碳!嗚!」

  在克萊爾不知喊了第幾次無聊,西昂終於克制不住,一拳朝他揍了下去。

  今天是西昂去阿魯巴那擔任家庭教師的日子,老是喊著無聊的克萊爾也跟了過去。只是,看著忙於寫習題的阿魯巴,以及忙著整對方的西昂,克萊爾整個人就是閒到發慌。

  「西碳,不如我們來玩國王遊…嗚啊!」

  手中抓著才剛做好的籤,克萊爾話還沒說完,就被西昂丟了出去,「你去找別人玩不要吵!」



01 這是開完笑的吧

  「所以,你們今天就是一日夫妻囉!」興奮的跳上跳下,克萊爾開心的宣布。

  「這樣…算是被強迫吧?!」本來還打著瞌睡的德伊菲爾,此時總算清醒了些。

  幾分鐘前,百般無聊,而在皇宮中四處閒蕩的克萊爾,意外的逮到坐在王位上偷懶,整個人顯得有些昏昏欲睡的德伊菲爾。

  「來玩國王遊戲吧!」趁著對方還在睡夢中,克萊爾硬是將籤塞到了德伊菲爾手中。

  至於另一隻籤,則是被阿蕾絲在皇宮的地板上撿到,擺明是克萊爾故意亂放,準備讓某個人成為受害者。

  本想用工作繁重來做推辭,沒想到阿蕾絲卻興致高昂的參與了。

  算了,這樣或許可以有正大光明偷懶的理由,這樣想著,德伊菲爾也不再探究,毫無困難的接受了克萊爾的安排。

  只是,結果好像怪怪的。

  總共只有三隻籤,克萊爾抽中了國王。而那位國王,要求抽中一號籤的人和抽中二號籤的人,來當一日夫妻。

  一日夫(阿蕾絲)妻(德伊菲爾)。



02 關於錢這個問題

  「所以把錢拿出來吧!」

  這是兩人意外成了夫妻後,阿蕾絲對德伊菲爾說的第一句話。

  「什麼?!」沒道理的,在看見阿蕾絲向自己伸出手,一臉開心的說道時,德伊菲爾突然想裝傻,一直睡下去。

  「這是裡所當然的吧。」雙手環著胸,阿蕾絲點了點頭,「老婆就是要拿錢給老公花阿!」

  「這…」什麼時候有這種理論了?德伊菲爾後悔自己為什麼是清醒的。

  「兩萬五。」伸出的手上下晃了晃,阿蕾絲意有所指的說道。

  「請。」沒有一絲猶豫,德伊菲爾將厚厚的一疊紙鈔交給阿蕾絲。

  數著錢的同時,阿蕾絲發出了驚嘆,真沒想到德伊菲爾身上有這麼多錢,足足比自己一個月的薪水還多!可惡,當初果然要應拗國王幫自己加薪才對,可是,總覺得國王一定會裝傻,那還不如去綁架公主,跟國王勒索還比較快,哎呀,怎麼都沒想到呢!但最快的辦法應該是直接打劫在自己身旁的執事長吧!想到這裡,阿蕾絲點了點頭。

  忽略了德伊菲爾萬分心痛的眼神,阿蕾絲愉悅的拿著鈔票離去。



03 工作分配

  「那麼,以上的工作全部交給你了。」

  除了本該處理,堆得像小山一樣高,厚厚一疊的公文,旁邊還放置了不明的科學儀器,以及寫的密密麻麻的數據資料。

  要完成本該完成的工作,德伊菲爾可以理解,但是那多出來的工作是怎麼回事?

  「那個?」怯生生地指著一疊明顯不該是自己須處理的資料,德伊菲爾詢問著。

  「不是當了一日夫妻嗎?所以老婆當然要幫助老公處理工作上的事物囉。」手大力地拍在文件上,阿蕾絲臉上的表情是理所當然,「老公在外工作可是很辛苦的!」

  這個理論看似沒有錯,但平常,德伊菲爾連自己的工作事務也沒什麼再處理,更何況是別人的。

  有股衝動想提出既然是夫妻就該互相幫助的理論,但看到怎麼處理也處理不完的工作,德伊菲爾想了想,決定直接趴倒在文件上睡覺還比較實在。



04 午後的慵懶時光

  一早起床,就開始忙碌,好不容易到了下午,當然要好好的休息一下,這是德伊菲爾的工作模式。

  如果排除掉他的一早起床其實就是下午,其實還算是蠻合理的。

  但不論清醒的時間有多久,休息的時間一秒都不能少,這是少數德伊菲爾對工作上的堅持。

  「身為妻子的義務呢?」被阿蕾絲逮到自己在偷懶時,德伊菲爾只是慵懶的偏過頭,剛睡醒的他意識似乎還有些不清。

  不意外的,德伊菲爾被阿蕾絲拖了起來,指派一堆工作,像是整理床舖、清理餐具、掃地拖地、清洗衣物、這類的家務事。

  不用多想,德伊菲爾當然自動偷忽略,毫無困難的進入休息模式。

  看著半項工作都沒完成,穿著高跟鞋的阿蕾絲跺了跺腳,即便有股衝動想把他打醒,想想還是算了。

  德伊菲爾的偷懶行為,就像是地球是逆時針自轉,太陽從東邊升起,這種亙古不變的真理,也是令人習以為常的定律。

  況且,等等他醒來,再跟他收高額的善後費也不遲阿!



05 一日之後

  人的壽命有多久?

  六十年?七十年?八十年?

  那麼魔族呢?好幾千年。

  對人類來說,一天是二十四小時。

  但對自己來說,這只是像一天二十四小時內,短暫的一秒而已。

  過著不同於以往的一天,是在幾千年歲月中,值得記起的特殊日子。


  趴在桌上睡覺的德伊菲爾,先是聽見阿蕾絲「叩叩」的高跟鞋聲離自己越來越近,隨後聽見她嘆了口氣。

  沒有用強烈的手段把德伊菲爾挖醒,因為知道再怎麼叫,他也只會繼續睡下去,阿蕾絲轉而喚起了他的名字。

  「德伊菲爾,起來了!」


  有些話,德伊菲爾始終沒有說出口,很多時候他的假寐,只是期盼能聽見,明明有些斥責意味,卻始終柔和的嗓音,能喚著自己久一些。



PLUS+

  在聽見阿蕾絲說著「你在不起來,欠我的錢要還雙倍。」時,德伊菲爾在一瞬間驚醒。



【後記】

終於來還債了(欸?

不過好像被我打偏就對了XD

明明是德伊阿蕾,打完卻像阿蕾德伊XDD


2014.04

评论(18)
热度(18)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