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ONE DAY

**德伊西昂注意

**現代PARO

**什麼都接受的人在往下吧

**CWT37 無料

**圖/梨子,文/N.A.



【大學生德伊菲爾 × 國小生西昂】


  剛下班回家,德伊菲爾就被放在自家門口的物體絆了一跤。

  站穩身子,德伊菲爾低下頭仔細一看,才注意到腳邊不知何時多了個小型的行李箱,旁邊還蹲著一位黑髮少年,兩人就此對上眼。

  「……」

  「……」

  短暫的沉默過後,德伊菲爾打開門,走進屋內,將門關上。

  外頭的少年愣了愣,隨後按起電鈴。

  將門打開,德伊菲爾露出了一副『怎麼還是你的表情』。現在的小孩晚上都不回家嗎?

  「我叫西昂。」少年率先報上了自己的名字,態度有些傲慢。

  「你好。」在腦中四處搜索,德伊菲爾確認自己沒有欠對方錢。既然這樣,那這小孩是來幹嘛?不解的皺了皺眉,德伊菲爾選擇把門關上。

  不用兩秒,電鈴再次響起。

  嘆了口氣,德伊菲爾將門再次開啟,在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前,西昂就將行李丟到自己的身上,大剌剌大的走進屋內。

  「好寒酸。」

  這是德伊菲爾在回過神後,聽到的第一句話。


     §


  那孩子就在德伊菲爾家中住了下來。

  據傳聞,西昂從小就失去父母,加上個性有點問題,導致沒人想養他,於是就像個皮球般,被親戚踢來踢去,最後來到了自己家中。是個血緣關係淡到看不見的遠房親戚呢,德伊菲爾如此想到,雖說自己似乎沒什麼義務要撫養他,但自己又不是那種會視而不見的人,於是就讓他住了下來。

  這孩子除了比一般同歲的小孩還來的早熟,甚至還比自己更為獨立。

  像是每天早上,西昂都會為自己準備早點,像是加了過量鹽分的荷包蛋或是烤了焦黑的吐司。

  此外,他也會主動幫忙洗衣服,但往往是在洗衣時加漂白水,導致自己的衣服被漂的亂七八糟。

  這些令人惱怒的行為,德伊菲爾也不想計較,身為個大學生,年紀雖沒比他大上多少,但在自己的眼中,那僅是小孩子的無理取鬧罷了。

  這孩子真的有點難以相處,德伊菲爾總算了解為什麼其他親戚不願撫養他。


  某個天氣陰霾的早晨,西昂將雨傘交給正準備出門上課的德伊菲爾,沒有多想,德伊菲爾收下了。到了下午,果不其然下起了傾盆大雨。

  拿出傘準備撐起,德伊菲爾才察覺傘骨早已變形,根本無法使用。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並嘆了口氣後,德伊菲爾奔入雨幕中,那天,自己是淋著大雨回家。

  渾身濕淋淋,腦袋像是進水般沉重,剛回到家的德伊菲爾早已被課業、大雨耗盡了所有力氣,連換衣洗澡都懶了,將側背包隨手一扔、外套一丟,躺在沙發上就睡了下去。

  醒來時,德伊菲爾只覺得頭痛到不行,四肢無力且無比痠痛,此外還感到忽冷忽熱。

  感冒?看來是發燒了。口好乾,好想喝水,或許自己該爬起來走去廚房倒杯水,順便吃點藥,但德伊菲爾沒有動作。是懶了,也是擠不出起身的力氣。

  想嘗試再次入睡,但太陽穴傳來的劇烈疼痛卻將自己一再從淺眠中喚起,意識模糊之際,德伊菲爾注意到身邊出現了個瘦小的身影。

  冰涼的感覺從額頭傳來,頭痛頓時舒緩了不少,德伊菲爾微微張開眼,發現西昂站在自己身旁,正將沾濕的毛巾放在自己頭上。

  「嗯?」

  發現德伊菲爾醒來後,西昂慌亂地將毛巾丟下,倔強的跑到一旁。

  「謝謝……」半瞇著眼,德伊菲爾用沙啞的嗓音向站在遠處的西昂道謝,這樣的距離,不確定微弱的話語是否能順利傳入對方耳中。

  盯了德伊菲爾幾秒,西昂快步地跑開,沒過多久便跑了回來。

  「給你。」小小的手捧著用玻璃杯裝的溫水,西昂將它遞給了德伊菲爾。

  點了點頭,德伊菲爾接過水,小口喝了起來,口中的乾澀終於獲得紓解,身體的不適也舒緩了些。

  「你會死嗎?」

  聽到西昂突如其來拋出的問題,德伊菲爾剛喝下去的水差點噴了出來。

  「你會死嗎?」深紅色的雙眸眨了又眨,像是要克制淚水滑落般。再次開口,西昂的話語已經染上了濃濃的鼻音,「可以不要死嗎?」

  「對不起……」

  「拜託,不要丟下我。」

  慌張的神情,伴隨濃厚哭腔的嗓音傳入自己耳中。

  愣了一下,德伊菲爾舉起空著的另一隻手,溫柔的摸了摸西昂的頭。

  「沒人會丟下你的。」低聲安慰,德伊菲爾扯出了淡淡的笑容。

  眨了眨眼,淚水滑落臉龐,「哇」的一聲,西昂飛撲到德伊菲爾身上,大聲哭了起來。

  輕輕拍了拍西昂的背,安撫對方的同時,德伊菲爾了解到,這個彆扭的孩子,大概是不想再被丟下,才會想盡辦法要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只是那些舉動,往往惹人不悅。

  但西昂畢竟是個孩子,又總是過度壓抑自己,這大概是他表達在乎的唯一手段吧!

  「我不會丟下你的,」將西昂攬入懷中,德伊菲爾輕聲說道,「知道嗎?」

  縮在德伊菲爾懷中,西昂大力的點了點頭。


【社會人士德伊菲爾 × 高中生西昂】


  一早醒來,西昂發現自己的監護人還在熟睡。

  現在都幾點了啊?

  「起床!」踢了踢還賴在被窩中的德伊菲爾,穿著高中制服的西昂不悅的把人叫醒。

  「嗯?」眨著迷濛的雙眼,德伊菲爾短暫的清醒,神情困惑的看了看西昂,幾秒後,再次陷入沉睡。

  憤怒情緒頓時升到最高點,西昂更加大力的踹著躲在被棉被裡裝死的人,催促著,「快去工作!」

  「啊?」從棉被中探出頭,剛對上西昂凌厲的眼神,德伊菲爾又縮了回去,打算用昏睡來逃避責任。

  工作,怎麼想都好麻煩,而且今天肩膀超級酸痛,還是在家裡睡覺比較實在。

  這樣想的同時,西昂的一番話卻讓德伊菲爾瞬間清醒。


  「你不認真一點工作,以後怎麼養我!」


【社會人士德伊菲爾 × 社會人士西昂】


  自西昂升上國中開始,就變成他照料起兩人的生活起居。

  畢竟,面對一個懶散到不行,毫無生活能力的同居人,自立自強是西昂唯一的選擇。

  這樣一照顧,就是好幾年。


  「我大學畢業了。」

  這是個難得兩人一同共度的早晨,畢竟德伊菲爾鮮少在白天醒過來。西昂幫坐在餐桌前,睡眼惺忪的德伊菲爾倒了杯剛煮好的咖啡。

  「恭喜。」接過咖啡,德伊菲爾小啜了一口,喝起來還不錯。

  「我找到工作了。」

  「啊……恭喜。」

  不太過問西昂的學習及生活,因為德伊菲爾知道對方相當的獨立自主,所以當得知西昂已經找好工作時,德伊菲爾也沒太訝異。

  「那麼,」西昂抓起了餐刀,俐落的將餐盤中的培根切成小塊。

  「我們什麼時候要結婚?」

  「啊……噗……咳咳……什麼?」口中的咖啡就這樣噴了出來,德伊菲爾從沒覺得自己有哪時比現在還清醒過。

  一臉嫌惡的拿起抹布丟到德伊菲爾臉上,西昂再次重複了剛才的話語。

  「我說,不結婚嗎?」


  那一陣子,德伊菲爾每天都辛勤的去上班,並加班加到夜幕低垂才肯回家。

  這麼做,不是為了籌措婚禮的費用,只是單純的不知怎麼面對西昂而已。


【後記】

  這CP實在好冷門,都沒什麼糧食,那麼就來自耕吧!大家好我是N.A.,最近發現德伊西昂似乎有些冷門,莫名的有些寂寞(笑)。

  在這裡要感謝梨子願意幫我畫封面嗚嗚嗚,還有感謝雨鳴幫我校稿,也謝謝願意翻閱的大家,希望有幸能開啟你的新世界←


N.A. 2014.08

Plurk / sue_shu



评论(8)
热度(8)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