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Step-01-Standard

**中長篇小說

**現代室友梗

**全員歡樂向



-01- Standard

 

  與西昂以及克萊爾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將近半年了,阿魯巴還是無法捉摸其中一位室友,也就是西昂。
  拿決定權來說吧,雖然克萊爾的年紀最大,但往往下決定的都是西昂,而剛搬來不久又是年紀最小的阿魯巴自然沒有插嘴的餘地。
  換個說法好了,克萊爾並不是沒有能力決定,也不是無法下決定,原因在於只要跟西昂一比,克萊爾的氣勢永遠差上那麼一大截,所以到最後都會被西昂牽著鼻子走。


   這也不是甚麼值得糾結的大事,只要習慣一家之主其實是西昂就好了,但阿魯巴最不懂的便是西昂這個人判斷事情的標準,感覺就是隨心所欲,依心情而定,讓人難以捉摸。
  阿魯巴曾經問過克萊爾,西昂到底是用什麼標準來決定事情。克萊爾在思考了好一陣子之後,面有難色地給了個微妙的答案。

  
  「西碳的判斷標準就是西碳吧。」

  
  「什麼?」阿魯巴完全不能理解。
  「應該說西碳每天都是用自己來判斷,心情好時就有他心情好時的標準,心情差時則要注意別去踩他地雷。」
  「這不就是沒有標準嗎?!」結果不管怎麼想,西昂的標準就是沒有標準。

 
  讓阿魯巴突然在意起這件事情的原因,在於某日三人一同到超市採買做飯要用的食材時,所發生的小插曲。在平常的日子,西昂通常會選擇價錢較為便宜的食材,除非到了月初比較有錢、或是值得慶祝的日子,他才會買一些昂貴的料理食材,最好也頂多是回家直接叫外賣。
  所以餐桌上目前出現過最高級的料理就是外賣的握壽司了。

  
  就在以為跟高級食材無緣的同時,西昂卻在下一刻,想都沒想的把一盒天價的松阪牛給扔進了推車的籃子裡。那時是月底,也沒碰上什麼值得慶祝的日子,他們已經過了好幾天晚餐只有白飯加簡單配菜的拮据生活。
  但是西昂竟然買了松阪牛!這個事實讓克萊爾和阿魯巴震驚不已。
  「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阿魯巴呆愣了數十秒後終於反應過來,顫抖地指著購物車裡的松阪牛。
  西昂淡然的瞥了阿魯巴一眼,什麼也沒說的推著購物車繼續採購其他東西。
  阿魯巴只好將詢問的視線,轉移到同樣被晾在一旁的克萊爾身上,但克萊爾只是若有所思地抓了抓頭髮,什麼話也沒說。
  所以西昂的標準果然是西昂嗎?連克萊爾也無法干涉,這是阿魯巴得到的結論。
 


 
        *****
 


 
  克萊爾其實不好意思告訴阿魯碳,以前的西昂沒有那麼難以理解,判斷標準也不會像現在如此隨心所欲。
  應該說,現在的西昂也並非自己想得那麼隨意,而是他在決定事情時,會優先考慮到阿魯碳。

  
  「因為自從阿魯碳來之後就像多了個弟弟一樣。」西昂曾這樣對克萊爾說道,「所以不多注意他實在不行。」
  克萊爾承認,阿魯碳真的就像弟弟般的存在,而且是個急需要照顧的弟弟,往往一不注意,他就會因為一些非常奇怪的理由受傷。

  
  但是隨著西昂與阿魯碳相處的時間越長,就會發現西昂的判斷標準越來越顧慮到阿魯碳。
  所以,當阿魯碳問起克萊爾,西昂到底是以什麼樣的標準來判斷事情時,他有些答不上來。
  畢竟如此難以捉摸的原因,是由於西昂的決定有一半以上,都是在考量過阿魯碳的狀況後才下的,只有阿魯碳自己察覺不出這份體貼。克萊爾從小就認識西昂,所以他們很了解彼此的習慣與行事作風,尤其是西昂那勇於嘗試新事物的實驗精神,克萊爾極為清楚,並且親身體驗過其中的瘋狂。
  可是自從阿魯碳加入他們的生活圈後,西昂就收斂了不少。
  西碳果然處處都在替阿魯碳著想呢!但當事人並沒有發現就是了。

 
  克萊爾會如此確信,是因為某天去超市時,西昂竟然買了松阪牛,而且還是在月底,經濟最為拮据的時候買的。
  原以為是西昂終於肯大發善心的讓大家解饞,但再看到西昂掃過阿魯碳時的眼神,克萊爾突然想起阿魯碳剛出院不久的事情,進而理解了西昂看到松阪牛,為什麼想都沒想就直接放進購物車裡的舉動。

  
  果然是為了阿魯碳呢。這樣麼想的克萊爾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
  雖然晚餐能享用松阪牛應該是件值得開心的事,但某個人只感到無盡的辛酸。

  
  這完完全全是差別待遇。
  在阿魯碳成為他們室友之前,克萊爾有幾次提議過是否要買松阪牛,偶爾奢侈一下,然而西昂都已太貴為理由粉碎了對方的希望,甚至在克萊爾擁有一間自己的花店、剛開張這種值得慶祝的日子,西昂也只是多叫了幾份高級壽司來表達祝賀,牛肉的肉末連看都沒看到。
  不過也因為阿魯碳,他才有機會品嘗到這麼美味的牛肉。克萊爾試圖平復自己的心情,但想一想還是忍不住鼻酸。

  
  阿魯碳你這幸福的小鬼頭。
 
 


        *****
 
 


  最近西昂發現他越來越多事情的判斷,都是以阿魯巴為基準。
  「阿魯碳真的真的,很需要被照顧。」這是某次閒聊中,克萊爾對阿魯巴的感想。
  的確,這位像弟弟般的室友,真的很需要注意。
  不是他們溺愛過度或是阿魯巴太過嬌生慣養,而是對方才剛搬來半年,發生的意外次數已經超過了普遍大眾所認為,人一生中最多會遭遇幾次災難數量的總和;燙傷、燒傷、割傷、挫傷這些比較輕微的小傷不提,掛急診的次數就已經多到讓醫生和老師都想勸阿魯巴休學回家調養身體。
  那麼不合常理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讓西昂非常好奇阿魯巴那高達八十的幸運值跑去哪了,撇除這點外,他的肋骨也十分引人注意。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這麼常讓肋骨裂開,並且又快速痊癒,然後再脆弱到因為一點小撞擊就可以斷裂?西昂曾經想幫阿魯巴做個身體解剖,探索他骨骼的奧秘,但往往只是想著並沒有實際行動。克萊爾對此感到非常的訝異,因為西昂真的比以前收斂了不少。

  
  「如果是以前的西碳,阿魯碳現在早就連骨頭都不剩了。」
  於是阿魯巴的肋骨之謎,就成了機密般的存在,沒有人再去深究其中的合理以及不合理之處。

  
  不過讓西昂意識到自己的標準值嚴重偏向阿魯巴,是在有一次他們三人一起去超市採買食材時,他想都沒想就買了盒從沒出現在自己料理清單中的松阪牛。
  把東西放到購物車後,西昂才想起現在是月底,應該吃不起這麼高級的食材。
  但阿魯巴剛出院,實在該讓他補充點營養的食物,西昂表面淡然但內心糾結了片刻後,還是決定將松阪牛買下,超支的部分,就從自己平時的伙食費裡扣除吧。

  
  「你果然很照顧他。」事後克萊爾給西昂這麼一個結論,西昂也早料到買了松阪牛,心裡可能會感到不平衡的就是這位一同長大的好朋友,畢竟之前克萊爾曾數次向他提過想吃松阪牛,自己都以沒錢駁回了對方的提議。
  而且在克萊爾終於擁有了專屬花店這種重要的日子裡,西昂也只是拿幾盒高級壽司來替他慶祝,跟現在比起來那待遇真是天差地遠。

  
  反正克萊爾又不是才認識自己一兩天,相信他一定會理解的。西昂安慰的想道。

  
  大不了再買些克萊爾喜歡吃的零食偷偷塞給他,只是希望對方不要冒出,自己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這種詭異的想法。
 
 


        *****
 
 


  所以,在你懂他懂我卻不懂的狀態,阿魯巴依舊因為太過遲鈍,完全無法理解也沒有發現西昂為他做的一切。

  
  就好比像現在房間裡,阿魯巴正因為西昂的答覆而感到十分不滿。

  
  「我明天可以和小公主一起去看電影嗎?」阿魯巴嘗試性的向西昂問道。
  「不行,你不行和女孩子約會。」西昂果斷的回絕。
  誰說是約會了而且人家早就芳心暗許了!阿魯巴忍住吐槽的衝動,再次問道:
  「那我可以和弗伊弗伊去動漫展嗎?」
  「不行。」又是果斷的拒絕。
  「那我可以和亞努...」
  「不行。」這次是乾脆打斷了問話,使得阿魯巴一瞬間爆發。
  「為什麼什麼都不行,除了上下課外,我已經半年沒有和其他人出去了!」
  失望、無奈夾雜著許多怒火的話語從阿魯巴嘴裡說出。
  西昂不發一語,只是盯著阿魯巴。

 
  「...要是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受傷,我會很困擾。」
  沉默了好一段時間,就連不太在意的克萊爾,都擔心起是不是所謂暴風雨前的寧靜那般,拿起智慧型手機預備時,西昂彆扭的拋下這麼一句話,轉身快步離開對方的視線範圍。
  「...什麼?」
  沒有料到那個抖S的西昂會如此回答自己,阿魯巴呆愣在原地,完全沒反應過來。

 
  
  「西碳,再超標下去就是溺愛囉。」克萊爾鬆口氣的坐在沙發上,看著走出阿魯巴房間的西昂說道。
  「才沒有。」
  「不然你為什麼不讓阿魯巴跟其他人出去?雖然他常常會不小心跌倒然後弄斷肋骨之類的,但也都平安回來啦!不希望他受傷,這不是溺愛是什麼。」不管誰來看都會覺得這程度遠遠超過一般標準值了吧?感覺超像溺愛弟弟的哥哥,克萊爾心想。
 

  「才不是,因為他的肋骨只有我能弄斷。」西昂緊握著拳頭。

 
  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
 


TBC
 
 

N.A.  2013.12


【後記】

突然覺得克萊爾好可憐,對不起(掩面)

评论(2)
热度(11)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