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Step-03-Fear

**中長篇小說

**現代室友梗

**全員歡樂向

**Step-01-Standard

**Step-02-Dreamer



-03-Fear


  阿魯巴不得不承認,眼前的料理實在不是三言兩語就可形容。

  那來自異世界的黑暗料理。


             *****


  在這個三人合租的小公寓裡因為附有廚房,所以每天的晚餐是由阿魯巴、西昂、克萊爾三人輪流準備,而已有長住打算的『客人』德伊菲爾則是為每日的餐點打分數。

  先說克萊爾有著一流的手藝,不論多麼平凡的食材,只要在克萊爾手中就會蛻變成像高級餐廳中出現的高檔美食,華麗精美的擺盤技巧不用說,味道更是不輸飯店裡的名廚,更令人佩服的是,克萊爾對於飯後水果也絲毫不馬虎,若不是親眼見過,實在很難想像一顆顆平凡無奇的蘋果,是如何在克萊爾的巧手之下變成一隻隻小巧可愛的兔子形狀。除此之外,被切割成螃蟹形狀的柳橙以及被拚裝成龍形態的西瓜切片,稀鬆平常的飯後水果就在克萊爾的細心之下化身為豪華的水果拼盤,完美的將水果變成巧奪天工的藝術品。


  西昂則是擅長中式的家常小菜,舉凡麻婆豆腐、番茄炒蛋、糖醋排骨等菜色對於他而言根本是小菜一碟。偶爾他心血來潮,也會做些手法較繁複的中式料理,像是小籠湯包、蒸餃、餡餅等諸如此類必須花費更多時間與耐心製作的餐點。這些料理雖然不像克萊爾做的豪華高級,但味道也絕不輸外面的餐館,只是偶爾吃了可能會有些神奇的副作用,像是狂笑不已或是產生幻覺之類的。


  說到阿魯巴,他的料理就顯得很普通,就是白飯配炒青菜或是各種的微波料理包,頂多有時為了讓菜色更豐富,會配上些罐頭食品。阿魯巴並不是沒有嘗試過自己下廚,做些健康又營養的簡單料理,只因為就算是個燙青菜,阿魯巴也會失敗,問題還不是出在平常那種煮爛、煮不熟只需要多加注意就可改善的狀況。

  而是每道料理到最後都沒有了食材原本該有的口味,像是高麗菜不會出現高麗菜的味道,絲瓜吃起來也不像絲瓜,所有阿魯巴烹調出的料理味道只能用神奇來形容,凡是吃過阿魯巴做的料理、參與過他下廚過程的人都像體悟到了宇宙萬物間的奧妙般驚奇,就連阿魯巴都快將這謎樣的技能視為自己寥寥無幾的特長。所以現在阿魯巴頂多偶爾煎個全焦的魚,或是煮煮義大利麵,把看似煮熟的麵條加上現成的罐裝肉醬攪拌均勻,普通料理什麼的他就不願再嘗試了。


  順帶一提,德伊菲爾之所以不用加入準備晚餐的行列,除了因為他是個『客人』外,也因為他就像個普通藝術品,與這個家完美的融為一體,理所當然的根本沒有人想到要他準備晚餐這件事。而德伊菲爾從事的工作也不是當個供人欣賞的裝飾品,之前曾提到德伊菲爾是位銀行經理,還是個逃離公司,卻依然領有高額薪水並在家中工作的經理,而且還是宅在阿魯巴、西昂和克萊爾的家。


  

  不過試想,沒讓德伊菲爾處理晚餐也是件對的選擇,依德伊菲爾那過分懶惰的個性,阿魯巴他們每到晚餐時大概只會看到四碗倒入熱開水,等個三分鐘後就可以吃的泡麵。


            *****


  因為今天是高中的期末考,所以學校提早放學,一回到家阿魯巴便難得見識到西昂『高超』且異於常人的烹飪技術,正確來講已經是超越了神奇,必須得用詭異,不,應該是用恐怖這詞來形容更為恰當。

  首次看見冒著七彩煙霧的廚房,阿魯巴呆愣了好幾秒,他揉了揉眼睛,反覆地眨了好幾次眼,才確定眼前這一切並不是考試後遺症所導致的幻覺。

  只見西昂在廚房裡忙碌著,一下切著蔬菜,一下又忙著攪拌濃湯,還順手的把粉紅色的粉末加入湯中。

  粉紅色?有什麼食材的粉末會是粉紅色的嗎?阿魯巴頓時感到非常的懼怕。

  更為驚恐的是,他確確實實聽到西昂在把粉紅色粉末撒入鍋裡後,傳出了毛骨悚然的劈哩啪啦爆炸聲響。

  阿魯巴突然希望這一切只是自己因為考試太過疲勞而產生的幻聽。而在廚房裡大顯身手的西昂則絲毫不在意那些奇怪的聲響,持續幫每道料理添加神奇的配料,好比濃稠的黑色醬汁、散發出閃亮螢光色的食材,要說這些東西是來自異世界的料理也不為過了。

  


  一陣陣詭異的味道以及越來越繽紛的煙霧從廚房飄散出來,阿魯巴在原地呆愣了好幾分鐘後,終於將視線從廚房移開。

  「德伊菲爾...」他望著保持一貫悠閒,在沙發上滑著平板的銀行經理。

  「喔,阿魯巴怎麼了?」德伊菲爾安穩的躺在沙發上,整個人幾乎快與沙發融為一體。

  「西昂平常都是這樣做菜的嗎?」阿魯巴惶恐地詢問,畢竟這是他第一次看西昂做菜。

  德伊菲爾把視線從平板上移開,抬起頭看向天花板,「平常嗎?說起來今天好像有點不一樣。恩,怎麼有股詭異的味道?空氣中是不是飄著什麼東西?屋子突然變繽紛了呢。」

  「你到底是過得多悠閒安逸!?」

  「你錯了喔,這是往前進夢想的一部分。」慵懶歸慵懶,德伊菲爾在提到夢想時眼裡還是閃過了一道光芒。

  「這種想法會先讓你吸入過多有毒氣體而中毒身亡!」

  夢想什麼的是要好好活著才能完成,如果因為食物中毒而死就太愚蠢了!


            *****


  「嗯?」

  剛下班回到家的克萊爾一打開家門,就被七彩的煙霧所包圍,他揮了揮手,想要揮散那些繽紛的煙霧,隨後一臉瞭然的換上室內鞋,嗅了嗅空氣,「今天是輪到西昂煮飯阿!看來今天有特別料理可以品嘗了。」

  和德伊菲爾坐在客聽,死命盯著廚房動靜的阿魯巴忍不住問道:「西昂平常都這樣煮飯嗎?」

  「不是喔,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所以我想西昂一定『用心』準備了套平日沒機會嚐到的料理吧。」

  阿魯巴頓時鬆了一口氣,「特別的日子?」

  「你等等去問西昂吧,敬請期待。」克萊爾邊說邊閃進他自己的房間,等到阿魯巴再度看到克萊爾時,對方全身上下的裝備活像電玩裡,要去生化戰場打怪物的角色。

  先從臉上戴的口罩說起吧,那可不是一般的不織布活性碳口罩,而是醫療級的專業口罩;背上則背著應該是像氧氣桶之類,可以提供呼吸的氣體裝置,更誇張的是克萊爾身上那件密不透風、完全是實驗室等級的防護服,還搭配了防止不明氣體接觸到眼睛的護目鏡,不管誰看到都會瞠目結舌,以為是有什麼化學災難即將發生。


  「克萊爾你這麼穿是?」阿魯巴心中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以備不時之需。」克萊爾透過口罩,含糊不清的回答。

  如果沒有戴口罩,阿魯巴肯定能看見克萊爾露出一副沉著又穩重的笑容,有著『就算你走了還有我可以收屍』的暗示。

  「為什麼家裡會有這種東西啊!是要為什麼做準備阿這太誇張了!」

  阿魯巴開始盤算自己如果從五層高的窗戶逃脫,存活機率會是多少,至於德伊菲爾呢?他依然一臉安逸的倒在沙發上滑著平板,頂多偶爾因為奇怪的氣味而皺起眉頭。


            *****


  驚悚度十足的晚餐。

  這些來自異世界的惡魔料理,真的能吃嗎?吃了感覺就會離上帝不遠了,阿魯巴心想。

  克萊爾在接收了來自西昂的腹部直拳後,只好含淚把身上的裝備全數脫下,換回平常的休閒服。他依舊維持著沉著穩重的表情,但可以感覺得出來在看到晚餐的菜色後,克萊爾已經不能淡定的嘴角抽蓄了起來。

  德伊菲爾不知到底是太怕西昂,還是被今日的豐盛菜色嚇到,已經用被子把自己包得緊緊的,躲到廚房的角落,縮成一團。

  而阿魯巴彷彿喪失了語言能力,半張著嘴,卻吐不出任何話語,只能看著今日主廚愉悅的哼著小調,忙著將一道又一道神奇的料理從廚房端到餐桌上。


  隨著桌子上的菜肴越來越多,眾人的神色也越趨凝重。

  西昂精心準備的中式餐點,超越了所有能夠用來形容人類感到恐懼時的詞彙;呈現鮮豔粉紅色的濃湯,裡頭漂浮著碎裂的蛋殼、切成丁狀的火腿以及玉米粒;中式炒麵拌著濃稠的黑色醬汁,配料則是從魚身上切下的魚頭、魚尾以及剁成爛泥的魚肉,麵裡還可以看到一片片被燈光照得閃閃發亮的魚鱗;東坡肉有著十分搶眼的螢光色,那明亮的程度讓大家難以直視;應該是呈現綠色光澤的炒青菜,卻變成了土黃色,並散發出腐敗的氣味。

  而應該最正常的白米飯,則是被染的五彩繽紛,一顆顆的漂浮在血紅色的液體中。


  「西碳的手藝進步真多呢。」克萊爾意義不明的說道。


  在確認料理全數端上桌後,西昂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大家快來品嘗看看吧。」

  沒有人有勇氣動筷。

  經過了幾分鐘的沉默,克萊爾嘴角抽搐的程度越來越大,「阿魯巴你先品嘗看看吧。」克萊爾一面說,一面體貼的夾了一塊東坡肉到阿魯巴碗中,途中還因為螢光太過耀眼而差點夾不住。

  「不,還是克萊爾你先來吧。」秉持著好東西要一起分享的理念,阿魯巴舀了一大匙粉紅色的濃湯到克萊爾碗中。

  由於阿魯巴的手無法克制地顫抖,不少湯就這樣灑到了桌上,大家便瞧見木製的桌子瞬間被腐蝕出一個個小洞。

  


  克萊爾和阿魯巴交換了驚恐的眼神,德伊菲爾則繼續裹著棉被裝死。


  

  「不,你今天考試一定很累吧!要多吃一點才可以補充體力。」

  「等等,克萊爾你工作才真的辛苦呢!」

  「你還在發育要多吃一點,不然會長不高。」

  「你的身體一直在發抖肯定是因為太餓了對吧!多吃點。」

  「阿魯巴你怎麼可以拒絕西碳的好意,我想他一定是為了要慶祝你期末考順利結束才做了那麼多料理。」

  「...那真的很感謝西昂。」阿魯巴嚇到將本來要夾給克萊爾的土黃色蔬菜掉到桌上,萬分驚恐地看著西昂。

  西昂始終保持著微笑,注視著互相推託的兩人,「你們兩個幹嘛這個客氣,這可是我精心準備的呢。」

  在阿魯巴和克萊爾反應過來之前,西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分別將炒麵裡的魚頭、魚尾塞進兩人未來得及合上的嘴裡。


  

  「!?」

  「!?!?」

  欣賞完阿魯巴的表情從害怕演變成驚恐,在從驚恐演變成絕望,西昂露出了非常非常好看的笑容。

  此時克萊爾早已衝進房間裡頭的廁所關上門不肯出來。


  「既然知道這些料理是我特別為了慶祝你期末考結束而做的,要好好吃完喔★」

  因為克萊爾藉機逃跑,德伊菲爾又縮在角落不肯出來,除了西昂外,唯一還待在餐桌上的阿魯巴只能獨自面對西昂那閃瞎眼的笑容,欲哭無淚。


            *****


  不知過了多久,克萊爾才一手摀著肚子,扶著牆壁慢慢地踱步到廚房,此時西昂正在收拾滿桌的杯盤狼藉。

  「克萊爾你還好嗎?」西昂瞥了眼對方的慘樣後問道。

  「還算好。」克萊爾的額頭上還冒著一顆顆汗珠,「倒是阿魯巴已經癱在馬桶上了。」

  聽見這個令人滿意的結果,西昂難得輕笑了幾聲。克萊爾隨便抓了把椅子坐下,乾脆的癱倒在餐桌上嘆息。

  「好久沒有品嘗到你精心準備的惡魔料理了。」

  「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啊。」西昂邊說邊把盤子放入水槽中清洗。

  「特別的日子裡有特別的料理阿...」克萊爾用發軟的手抹掉額頭上的汗珠,「西碳你真的是要慶祝阿魯巴期考試結束嗎?記得當我找到第一份工作時你做的祝賀料理也沒那麼特別。」


  西昂抬起頭,看著癱在桌上的克萊爾,露出滿是懷念的笑容。


  「我只是想看看阿魯巴絕望、恐懼的表情。」


  已經縮回客廳沙發的德伊菲爾聽著兩人的對話,突然有股想回公司上班的衝動。


TBC


N.A. 2014.03


评论(26)
热度(12)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