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遊戲梗-每天都是偷懶日

**遊戲梗架構

**時間點在阿魯巴(肋骨俠)與執事長相遇前

(大概發生在Game Start 那篇之前,不過其實沒看過好像也沒什麼差,因為是獨立的小段子 XDD)


【職業介紹】

肋骨俠 (阿魯巴) - 很弱的劍士,與西昂組隊一起練功

羅斯(西昂) - 戰士,其實是遊戲的開發者,但阿魯巴不知道

執事長(德伊菲爾) -   魔族詛咒法師,其實是商城老闆,但阿魯巴不知道


-04 每天都是偷懶日

  

  即使擺出一副病懨懨,弱不禁風且隨侍都會倒下的模樣,遊戲製作人-西昂仍毫不同情地將一大堆任務丟給極度想裝死的德伊菲爾。



  並非只是名普通玩家,他,德伊菲爾,在遊戲中使用的名稱是『執事長』,是位隱藏NPC,同時被西昂半強迫的成為了商城的老闆。

  光是站著十分鐘就令他感到無比疲倦,手臂痠痛的完全舉不起來,腳連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但這個人竟然還狠心要他從一月大陸跑到十二月大陸,那足足有三個禮拜的路程!而且是以不眠不休的程度來計算。

  先不說路途有多遙遠,又可能會在途中遇上多少危險,重點是沒有加薪。對,就是沒有加薪!而且若不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還有可能會被扣薪,不論怎麼想,他都不可能答應!

  於是,德伊菲爾就面有難色地向遊戲製作人表示他無法身任如此重要的任務,因為他怕以他弱小的能力,會將事情搞砸(當然有加薪就另當別論了)。然而西昂冰冷的眼神,就馬上讓德伊菲爾閉上了嘴(雖說因為太害怕西昂,他也不太敢講就對了)。



  拖著大包小包的貨物,德伊菲爾以極度緩慢的步伐,慢慢晃向城門。剛走不到十步路,他就感到非常的疲倦,今天果然還是先到城外的港口,找個附近的旅店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在搭船前往其他島嶼吧。

  如此思考著的他,穿過城門,走出了城外,但才過沒多久,德伊菲爾就被豔陽照的有些頭暈,走起路來變得有些搖搖晃晃。德伊菲爾果斷的改變了預期中的計畫,決定先找個地方先稍作休息,以免太過疲憊而中暑,無法完成西昂交代的重大任務。

  那就等太陽下山後再繼續前進吧,可是一想到太陽下山過後,周遭將變得伸手不見五指,而且趕夜路可說是非常危險,如果不幸遇到強盜,被搶奪了身上的財物,那可就不妙了,這樣不僅無法順利的完成西昂交代的任務,甚至可能會被連扣好幾個月的薪水,德伊菲爾有些慌張地想到。

  果然還是先回到城鎮中,在附近的旅社稍作休息,明天再繼續動身吧。照這樣看來,明天晚上才能到港口了,那就後天再搭船吧,德伊菲爾在內心如此盤算著。

  (註:港口是在城外,而城鎮到港口的距離其實只有大約三十分鐘的路程)



  阿,可是離開城鎮才不到十五分鐘,如果現在就跑回去,一定會被西昂抓到,然後被他強制執行剩下的任務,想到這裡,德伊菲爾不禁有點頭痛。

  對了,不然就先去附近的森林裡休息吧!等到太陽快下山時,在偷偷的溜回城鎮,如果真的被抓到,就用今天已經沒有前往其他大陸的航班為由來說服西昂,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結果就這樣在森林裡迷了路。

  不過德伊菲爾完全不感到緊張,應該說,這樣反而有藉口可以向西昂說明自己為什麼無法如期完成任務。那麼既然迷了路,那就要迷路到底,如此思考著的同時,德伊菲爾往森林深處走去。



§



   「你你你你你沒事吧?」

  聽到陌生人的叫喚,德伊菲爾微微的張開眼,發現一個有著褐色頭髮的少年神情緊張的看著他。

  阿,想起來了,自己好像因為走路走的很累,加上肚子餓,於是就在樹下坐著休息,結果就不小心睡著了。隱約記得睡夢中好像被不少怪物攻擊,然而過於疲倦(和懶惰),所以完全不打算理睬那些怪物,反正自己因為西昂指派的任務,身上帶了為數眾多的藥水,不用擔心血量過低而死亡。況且,如果就這樣回到重生點,甚至免去了要走一大堆路程回去的麻煩,也能有個更正當的理由來跟西昂解釋為何無法完成任務。



  「恩,阿,喔。」剛睡醒的德伊菲爾抬起頭,回應了少年。

  那個少年看到他的回應,似乎鬆了一口氣,連忙翻找藥水給他,然而找了半天,卻什麼也沒找到,如果是危機時刻,等待他支援的同伴不知道死幾次了,有點看不下去,德伊菲爾從行李中拿出了一大堆藥水,詢問道:「你要喝嗎?」

  「有藥水的話你自己先喝啦!」少年露出複雜的表情對他說道。



  在名為『肋骨俠』的少年把他所有的藥水喝完之前,兩人終於『合力』把周圍的怪清完。雖說德伊菲爾也只是站在後方,在一開始時丟個大範圍的詛咒魔法(而且對象是肋骨俠,還不是那些聚集在他們身邊的怪物),其餘時間幾乎都待在一旁納涼,偶爾將一瓶瓶的藥水丟給肋骨俠,以防他成為一道白光。

  面對活潑的肋骨俠,怕生的德伊菲爾其實有點難招架,尤其肋骨俠邀請他一同練功時,他更是感到非常猶豫。因為極度害怕面對陌生人,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跟阿魯巴相處,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是拒絕。然而,若是答應了阿魯巴,當西昂詢問起藥水的存貨為何不對時,他就能解釋他是因為救人,而使用了大量的藥水。在掙扎過後,德伊菲爾點了點頭,答應的阿魯巴的邀約。



  然而德伊菲爾算錯了一步,他所知道的遊戲製作者─西昂,在遊戲中名稱為『羅斯』,早就與阿魯巴組了隊。

  當西昂以帥氣的姿勢出場時,德伊菲爾感受到他的血液在一瞬間全部凝結,整個人無法控制的顫抖了起來。面對西昂投射過來的凌厲眼神,德伊菲爾顯得不知所措,即使戴上了兜帽,他確信西昂絕對認出了他。

  果然,西昂發現他後,立刻就將他抓到一旁。

  要被革職了,德伊菲爾如此想到,但西昂卻只是強迫的要求他加入他們的隊伍,成為藥水供應商。



  沒有被革職固然是好事,但看著西昂邪惡的微笑,德伊菲爾突然發現,他所煩惱的事情,跟肋骨俠的人身安全比起來,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END



【後記】

總覺得這篇好像番外www

N.A. 2013.12


评论
热度(3)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