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White Christmas

**主標:White Christmas

**副標:聖誕節的『犧牲肋骨俠』計畫

**使用朋友的遊戲梗設定  (現實中的名稱 → 遊戲用的名稱)

阿魯巴 → 肋骨俠  (很弱的劍士,與西昂組隊一起練功)

戰士 → 羅斯  (遊戲的開發者,但阿魯巴不知道)

德伊菲爾 → 執事長  (魔族詛咒法師)

露基 → 露基  (魔族魔法師)

克萊爾 → 村民A



 

  「西碳,找一天去看雪吧。」縮在保暖的羽絨外套中,克萊爾抬頭看了看灰矇矇的天空,建議著。

  「不要。」想都沒想,西昂立刻回絕。

  「就知道西碳你會拒絕。」像是早就猜想到西昂會有的反應,沒有因為被拒絕而顯得傷心,克萊爾依舊笑嘻嘻地跟在西昂身旁,「你除了課業外,生活難道就沒有其他重心了嗎?」

西昂瞥了他一眼,「阻止你跟露基梅德斯做傻事。」

  「什麼阿竟然這樣說我們。」克萊爾略為不滿的崛起了嘴,「我們可是在做著超偉大的研究喔!還是因為西碳你覺得被我們排除在外,所以很難過?」克萊爾拍了拍西昂的肩膀,但卻被西昂一手揮掉。

  「完全不會!」沒有任何難受的情緒,甚至覺得有些厭煩的西昂回應道:「我比較擔心哪天你們會把家裡給轟了。」


     §

 
 
 

  爆炸的那一刻,整個牆面碎裂成如雪花般的片狀物體,散落在他的四周,眼前所見一片白茫茫,宛如被困在暴風雪中,伸手不見五指。粉塵在他四周打轉,隨後竄入他的鼻腔,讓西昂咳嗽連連。

  那個混帳老爸!

  在離家只剩不到一個街口的距離,西昂就聽到了爆炸聲響,於是他立刻飛奔回家。眼前所見的景致讓他感到非常錯愕,房子的屋頂被轟開,牆面變的粉碎,四周散佈著尖銳的水泥碎片、飛散的書頁以及碎裂的玻璃碎片。

  伴隨著塵埃,一絲血腥味竄進了鼻腔。即便屋子中持續傳出爆炸的聲響,西昂仍不顧一切的跑了進去。

  小心地跳躍過因為爆炸而四分五裂的木製家具,避開從上頭掉落的水泥塊,西昂來到了被當成臨時試驗室的儲藏室,在那裡有著連接著地下室的活門版,金屬製的門板因為爆炸強勁的威力而變得歪七扭八,然而側邊的扣鎖仍與地面相連,厚重的門板地下正壓著他的好友。拿起了掉落在身旁的水泥塊,使盡的敲打金屬扣環,好不容易終於將金屬敲裂後,西昂使盡力氣,將門板抬起,移到一旁。

 
 
 

  「克萊爾!」

  扶住克萊爾想把他拉起,手才剛碰到他的肩膀,馬上沾上了黏稠的血液。

  「恩?」聽到叫喚聲,克萊爾微微的抬起頭,發現是西昂後,露出了如往常般的爽朗笑容,右手伸向他黑色的頭髮,小心翼翼的捏起飄落至他頭上的油漆碎片,說著與此時氣氛完全不搭的話語。

  「下雪了呢!西碳。」

 
 

     §

 
 
 

  與父親斷絕了關係。

  將所剩不多的行李帶走,西昂租了間靠近醫院的套房,方便之後去探望克萊爾。在實驗失敗後,克萊爾就陷入了昏迷,明明傷勢不重,復原狀況也極好,然而他始終沒有清醒。

  為此,西昂曾聘請許多名醫為克萊爾診療,但最終還是無功而反。

  既然那麼想看雪就趕快醒來,之前明明還興致勃勃的提議要去看雪,雖然自己也沒答應要和克萊爾一起去看就對了。但如果他不醒來,就連換他提議的機會也沒了,連同自己沒答應克萊爾請求的那年,總共已經錯過三次看雪的時機。

 
 
 

     §

 
 
 

  再一次見到克萊爾,是在電腦的螢幕上。

  大學畢業後,西昂成為了程式設計師,以他的能力,製作出一個遊戲根本不成問題,而他也確實做到了。

  「呦嘻!西碳!!!!!!!!!!!」點開電腦桌上的執行程式,以克萊爾的意識所製作出的AI精靈,馬上開心的跳到螢幕正中間,一臉好奇的左顧右盼,「這裡是哪裡?哇嗚這是什麼?可以拿起來看嗎?我可以進到這個箱子裡面去嗎?這裡有提供蘋果當伙食嗎?」

  明明沉睡了有三年之久,沒想到還是那麼有精神,西昂看著在螢幕上四處亂跑,不時撞飛桌面上其他檔案,活力十足的克萊爾,他突然覺得三年間所沒感受到的疲倦,一股腦向他襲來。

  為了讓無法清醒的克萊爾能以另一種形式出現,西昂花了三年的時間建構了一款遊戲,讓克萊爾能在虛擬世界中繼續存活。

 
 
 

  除了以AI的形式出現在電腦以及手機的應用程式,西昂也將克萊爾安排成遊戲中的村民,讓他可以在遊戲的世界中生存。

  西昂明白人類經歷了三年的昏迷後,智商可能會退化,在得知克萊爾完全沒有退化的情況著時令他鬆了口氣,但與此同時他不免有些期盼克萊爾的惱人程度能夠退化。

 
 
 

  「真的假的?所以我變成了村民了嗎?」西昂剛把克萊爾帶進遊戲世界後,克萊爾興奮地在村莊中跑來跑去,而衣服也馬上沾上了一大堆爛泥巴。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天啊我們今天可以去看日出嗎?」克萊爾指著遠方的山脈,興奮的向西昂提議,似乎完全沒有想到擔任NPC的村民不可以隨意走動。

 
 
 

  「耶耶耶西碳西碳西碳!今天晚餐要不要吃烤全豬?我今天在城外抓到了一頭耶!」克萊爾開心地將木材加入火堆中,並將野豬架到木棒上,開心的烤了起來。看到這一幕的西昂有點錯愕,明明村民在設定上沒有攻擊能力,也沒有提供他們任何武器,克萊爾到底是怎麼抓到那頭野豬?

  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精力充沛的克萊爾死命地追在野豬身後奔跑,野豬被他搞得不厭其煩於是乾脆讓他吃了。如果有公式可以計算出村民的等級,西昂相信他一定比許多玩家都來的強悍,甚至比與他同隊伍了肋骨俠更加厲害。

 
 
 

  「真的假呢?你確定要我指派這麼艱難的任務給肋骨俠嗎?這樣他會馬上回到重生點吧!」在某一次,西昂帶著肋骨俠來找克萊爾接任務,即便語氣透漏著擔心,克萊爾依舊將高難度的任務丟給了肋骨俠,隨後用著『你安息吧』的眼神看著他,只因為西昂說了一句『不然你去幫他解任務』。

 
 
 

  終於又看到好友展現出活力的一面,而不是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模樣。即使是處在虛擬世界,西昂也希望他能過上比較快樂的生活,所以面對克萊爾時不時的無理的要求,西昂也都盡可能地達到。

  只是克萊爾再也沒有跟西昂提起要看雪這件事。

 
 
 

     §

 
 
 

  世界以全白的形式展現在眼前,能見度幾乎為零,風從耳邊呼嘯而過,刺骨寒風吹進斗篷中,肋骨俠不自覺的抖了抖,向後退了幾步。

  才進到遊戲沒多久,阿魯巴就查覺今天的溫度比平常的還低,此外,他似乎還被困在暴風雪中。而跟他一同解任務的羅斯像是早就預料到了一切,在暴風雪來臨前早一步先行離開。

  不必費神去思考羅斯是否會遭遇危險,阿魯巴擔心起了執事長以及露基兩人,他希望他們能平安無事。

  好不容易等到暴風雪的強度減弱,視線變得比較清晰後,阿魯巴馬上尋找另外兩位隊友,而他在不遠處發現了躲在防護罩中,打起撲克牌的執事長以及露基。

 
 
 

  看著因為暴風雪而無法行動,於是打起牌來打發時間的兩人,阿魯巴覺得在暴風雪中四處走動,擔心兩人安危的他根本就與白痴沒兩樣,「如果有防護罩的話幹嘛不順便幫我!」走進他們,阿魯巴才發現他目前的所在位置其實很接近懸崖,而往下望去,就可以看見城鎮。

  「肋骨俠肋骨俠肋骨俠!」露基看到阿魯巴向他們走進後,興奮的向他揮手,解開防護罩,拉起他的手開始轉圈。

  而站在一旁的執事長則露出了鬆一口氣的表情,但馬上被緊張且不安的神情所取代,眼珠不停的轉動。

  「嗯?執事長你還好嗎?」阿魯巴擔心的問道,然而執事長只是搖了搖頭,開始唸起了咒語。

  正當阿魯巴感到困惑時,他已經被執事長施了詛咒魔法,四肢無法動彈的他就這樣被露基一把推下了山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一刻,阿魯巴看見了抱著肚子狂笑的露基,以及執事長祝福他『一路好走』的表情。

 
 
 

     §

 
 
 

  「以上,就是我們在『聖誕節』那天要執行的『犧牲肋骨俠』計畫。」聖誕節的前幾天,羅斯將他的計畫告訴了執事長以及露基,「有什麼問題嗎?」

  緊張地舉起手,執事長疑惑的問道:「這個計畫一定要犧牲肋骨俠嗎?」羅斯的轟轟烈烈的辦事手段他早已領教過,雖然在遊戲世界中,死亡了也可以再度復活,但是如果真的照羅斯的要求下去做,肋骨俠的犧牲也未免太大了,明明有更簡單、更輕鬆的方法可以選擇。

  「因為不這樣做就不有趣了。」羅斯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而一旁的露基則一臉躍躍欲試的點頭附和。

  看著羅斯一臉『你若想代替阿魯巴其實也可以』的表情,執事長沒有再提出任何質疑,果斷答應了羅斯的計畫。

 
 
 

     §

 
 
 

  從一早開始,就颳起了冷冽的強風,即便今天是聖誕節,城鎮中的居民大多都躲回溫暖的屋內,克萊爾也不例外,此時他正與西昂吃著薑餅,喝著熱茶,開心的聊著天。

 
 
 

  「碰!」

  劇烈的撞擊聲響傳入兩人的耳中,一名玩家從上空摔了下來,將屋頂撞破了個大洞,壓碎了屋內的木製桌子,隨後變成一道白光,消失在兩人的眼前。

  「肋骨俠?」即使只有幾秒,克萊爾還是看出了那個玩家是與西昂同個隊伍,常常來找他接任物的肋骨俠。

  「噗。」看到這一幕,噗哧的笑出聲後,西昂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見西昂的反映,克萊爾知道肋骨俠會掉下來,十之八九是西昂所策劃的事,絕對不是什麼意外,於是他好奇的問道:「噢噢噢!這是怎麼回事,西碳?」

 
 
 

  輕柔的捏起了落在克萊爾肩上的雪花,西昂抬起頭,從開了個大洞的屋頂望向灰白的天空,細小的雪花飄落在兩人四周。西昂收回視線,看向克萊爾,笑了出來。

 
 
 

  「去看雪吧,克萊爾。」

 
 
 
 

Plus+

  「要看雪不是只要把克萊爾拉到門外就好了嗎!幹嘛一定要撞壞屋頂!而且還是把我從懸崖推下去撞破克萊爾家的屋頂!」

  「你是想說你撞上癮了,所以想要再撞一次嗎?」

  「你是從哪裡得到這個結論的!」

  「我懂了,你應該是想要說,如果掉在神殿的話,可以直接在那邊復活吧!」

  「不是這樣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後記】
這是一篇克萊爾吵著西昂要去看雪的故事,
然後阿魯巴謝謝你的犧牲奉獻,謝謝你完成了克萊爾多年的夢想www

白色聖誕節好棒啊啊啊,雖然我沒看過雪www
大家聖誕快樂  :")

N.A. 2013.12

评论(4)
热度(4)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