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腦洞短篇

腦洞短篇*3

基本上我覺得這三篇根本是不同人寫的www

 
 
 
 ①請你別插手②可愛之處③宛如詛咒   

*克萊→西昂←阿魯

  三個人在馬路上爭執著。


  「滾開。」

  「你才走開啦!」

  「...」


  「我才不會讓給你喔,這麼可愛的西碳可是我的!」

  「什麼啊!西昂什麼時候是你的了!不過他很可愛是真的。」

  「...」太陽穴突然抽痛了起來。


  「要是不放手,我就詛咒你手斷掉!」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放開的,克萊爾!」

  「...我可以走了嗎?」真希望你們兩個的手都斷掉。


  「不行!」

  「欸欸,不行啦!」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


  三個人在馬路上相互拉扯,嚴格來說兩人在拉扯一個顯得不耐煩的人。



①冰冷的雨②筆跡③口頭禪  

*大概是克西進入時空的縫隙時,封印一代前所想到的事情吧      (應該)  

 


  「你知道要種出好蘋果,需要什麼要素嗎?」手中抱著厚厚的書,克萊爾神秘兮兮地問著。

  「陽光、空氣、水。」

  「還有『心』啊,西碳。」慎重的搖了搖頭,克萊爾用著『我就知道你不了解』的表情向他說道。

  「把你撲殺時不需要『心』喔。」像是理解般的點了點頭,西昂舉起了不知從哪裡拿來的槌子。

  「把那種東西收起來啦!」為了閃躲來自西昂的攻擊,克萊爾懷中的書掉了下來,在翻開的書頁上,每一頁都寫滿了密密麻麻的筆記。


     §


  陽光、空氣、水,是構成生命的三個基本要素。

  若缺少陽光,無法進行光合作用的植物將無法獲得養分。

  若欠缺空氣,因為氧氣及二氧化碳的不足,植物的生長將受到抑制。

  若缺乏水,生命將枯竭。


     §


  沒有陽光,意味著沒有晝夜之分,表示自己可能會迷失在時間的洪流中。

  沒有空氣,除了無法傳遞聲音,也代表自己將窒息而死。

  沒有水,體內百分之七十是由水分構成的人類,根本無法生存。

  在空間的狹縫中,感受不到陽光直射肌膚所產生的輕微灼熱感,體會不到風吹拂身邊,衣襬跟著飄動的輕盈瞬間,感覺不到雨水打在身上時,所傳遞的冰冷溫度。


  剩下的,只有心中始終堅定的信念,克萊爾西昂如此想到。


  唯一能陪伴自己的,大概就像克萊爾所提到,不可或缺的『心』吧。

  即便現在才真正了解他當時所說的話,似乎有些為時已晚,但如果他知道自己同意了他的話,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如果現在在身邊的人是克萊爾,他一定會用他的口頭禪,表情誇張的說道:

  「真的假的?」


  「真的。」





①來,笑一个②攻防戰③那時候還太年輕 

*困擾從騎車開始    (年下設定,阿魯巴大學生,西昂高中生) → 應該


  考到駕照的第一件事情,當然是要騎著新買的機車四處兜風。

  「你行嗎?」西昂坐在後座,惡意滿滿的問道。

  「當然可以!」倔強的嘟起了嘴,一手按住煞車,而另一手按了發動鍵,但車子卻沒如預期般地傳出轟轟的發動聲響,感到非常困惑,阿魯巴又再試了幾次,然而機車還是無法發動,「欸,為什麼發不起來?」

  欣賞了眼前的人白癡又慌亂的模樣好一會兒,西昂才出聲提醒,「垃圾山先生,考上駕照就得意忘形了嗎?你沒插鑰匙喔!」

  「阿,對耶我忘了。」視線往下,發現自己竟然忽略了插入鑰匙的最基本的動作,阿魯巴尷尬地笑了幾聲,趕緊將鑰匙插入鑰匙孔。


  好不容易發動了機車,『順利』的騎上路。

  「欸欸西昂你幹嘛坐那麼前面。」感覺到自己的座位越來越小,阿魯巴忍不住問道。

  「因為造成你的困擾我覺得很開心阿。」愉悅地笑了出來,西昂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甚至又往前擠了一些。

  整個人快從前座掉下去的阿魯巴,艱難的想穩住身子,但卻又發現令他更為困擾的另一件事,「你你你的手在幹嘛!」

  並沒有好好抓著車尾的橫桿,西昂的手移動到了阿魯巴的腰部,環抱著對方纖細腰身的雙手,開始不安分的亂摸,「哎呀沒想到呢,這樣就讓你感到興奮嗎?」

  「才、才沒有!」轉過頭,盯著罪魁禍首,阿魯巴略為不滿的鼓起了腮幫子,連忙否決。

  「哎呀,幹嘛露出那麼生氣的表情呢,笑一個。」語畢,西昂騰出另一隻手,開始捏起阿魯巴的臉頰。

  「啊,啊,啊。」一面抵擋西昂的攻擊,阿魯巴一面注意前方的來車,這讓兩人共乘的機車開始顯得搖搖晃晃。

  「看路!」

  用力地把阿魯巴的頭搬回前方的同時,西昂的手從後方越過阿魯巴的腰間,大力的將龍頭搬正,成功躲避了前方的來車。

  「啊啊啊啊啊啊!」被嚇傻了的阿魯巴用雙手摀著臉,尾音帶上了哭腔,「西...西昂...」

  遇到危險時,竟然不是想辦法閃躲,而是用手遮住臉,感到萬分佩服的西昂乾脆將阿魯巴推開,「下車。」

  「欸欸你有駕照嗎?」看著西昂跨上他的機車,阿魯巴錯愕地問道。

  「就算我沒有駕照,也絕對騎的比垃圾山先生好!」


     §


  「你確定你可以嗎?我還記得你第一次騎機車上路時的蠢樣喔。」西昂坐在駕駛座旁,繫緊了安全帶。

  「當、當然可以!」坐在駕駛座上,阿魯巴握著汽車方向盤的手微微地顫抖了起來,「那時是因為我還年輕所以很緊張,恩,一定是這樣。」

  「真的?看著老大不小的人說著年輕什麼的還真噁心。」將手肘支撐在窗沿,西昂用著有好戲可看的表情說道。

  「真的!」信誓旦旦地跟西昂保證,然而阿魯巴馬上又困惑的歪了歪頭,「為、為什麼發不起來?」

  「你沒插鑰匙啦!垃圾山先生!」



N.A. 2013.12


评论
热度(9)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