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2013回顧

感覺年末就是要來回顧一下 XDD

自己目前寫得最喜歡的,是寫一寫,自己也難過起來的(?)的『寄生』,然後是歡樂到爆炸(?)的『Step』,以及其實很虐但看起來同樣歡樂(?)的『遊戲梗』系列www


然後我深刻地體會到我只要寫到與德伊菲爾相關的就會爆字數(攤手) www

下面收錄自己喜歡的段落XDD



【戰勇】Parasitism 寄生-上

  像植物扎根般,以阿魯巴靈魂為軸長出的樹根,緊緊抓住那人的心臟,感受著每一次的跳動。



【戰勇】Parasitism 寄生-中

  像是渴望對方能傾聽到自己胸口中,因心臟過度跳動而傳出的劇烈心跳聲,西昂將殘破的屍體緊抱在胸前,再次看著即便沾染鮮血,卻依然綻放溫暖笑容的臉龐,手掌撫過冰冷的臉頰,指尖將他的雙眼輕輕闔上,宛如對待易碎品般,西昂在阿魯巴眉頭處輕柔落下一吻。

 

  「晚安。」



【戰勇】Parasitism 寄生-全

  感覺到一股暖風吹拂過身邊,輕柔的撫過他臉頰上的淚珠以及髮梢末端,「西昂。」阿魯巴呼喚著早已全數分子化且消散在這個時空的他,看著自己呈現透明狀且即將消失的身體,露出了如往常般的溫暖笑容。


  「晚安。」



【戰勇】Step-01-Standard

  「西碳,再超標下去就是溺愛囉。」克萊爾鬆口氣的坐在沙發上,看著走出阿魯巴房間的西昂說道。

  「才沒有。」

  「不然你為什麼不讓阿魯巴跟其他人出去?雖然他常常會不小心跌倒然後弄斷肋骨之類的,但也都平安回來啦!不希望他受傷,這不是溺愛是什麼。」不管誰來看都會覺得這程度遠遠超過一般標準值了吧?感覺超像溺愛弟弟的哥哥,克萊爾心想。

 

  「才不是,因為他的肋骨只有我能弄斷。」西昂緊握著拳頭。



【戰勇】遊戲梗 01 專屬於你的藥水

       被大量怪物追擊,血量快見底的阿魯巴急忙翻找出執事長稍早前給他的藥水,沒有時間猶豫藥水的顏色似乎與以往不同,阿魯巴一飲而盡。

       嚥下最後一口,阿魯巴的意識瞬間模糊,眼前閃爍著七彩光點,他將劍插在地,似乎想遏制住身體的搖晃,然而卻還是感到全身無力,無法控制的向一旁倒去,在與地面親密接觸前,就成了一道白光。

       

       「沒想到白天也能看到流星呢。」

       羅斯一手插著腰,一手微微遮在眼前,像是想阻擋劇烈光線般,他望向天空,語氣讚嘆地說道。



【戰勇】遊戲梗 - 神煩克萊爾

  在看到以銀色為底色,局部挑染成黑色的新髮型後,克萊爾馬上發出一連串超高頻率的驚呼。

  「哇真的假的啊超酷的,不過.......」克萊爾遲疑了一下,透過手機螢幕對一臉得意的西昂說道:「其實我只是想叫你把我的AI換個髮型,畢竟在現實中染成這樣不覺得很中二嗎?」

  「...」


  克萊爾在西昂切斷手機電源前,他發誓他絕對聽到塑膠以及金屬片碎裂的嘎吱聲響。



【戰勇】遊戲梗 - 每天都是偷懶日

  在名為『肋骨俠』的少年把他所有的藥水喝完之前,兩人終於『合力』把周圍的怪清完。雖說德伊菲爾也只是站在後方,在一開始時丟個大範圍的詛咒魔法(而且對象是肋骨俠,還不是那些聚集在他們身邊的怪物),其餘時間幾乎都待在一旁納涼,偶爾將一瓶瓶的藥水丟給肋骨俠,以防他成為一道白光。



【戰勇】White Christmas

  「克萊爾!」

  扶住克萊爾想把他拉起,手才剛碰到他的肩膀,馬上沾上了黏稠的血液。

  「恩?」聽到叫喚聲,克萊爾微微的抬起頭,發現是西昂後,露出了如往常般的爽朗笑容,右手伸向他黑色的頭髮,小心翼翼的捏起飄落至他頭上的油漆碎片,說著與此時氣氛完全不搭的話語。

  「下雪了呢!西碳。」



【戰勇】Valiant 勇敢的

「我是要你把我訓練成真正的勇者,不是要成為壯烈犧牲的勇者!」



【戰勇】Misconduct 不當行為

「就是不夠坦率,像我不想工作就不工作,想偷懶就偷懶,為了錢不辭職就不辭職,多坦率。」



【戰勇】Readiness 準備就緒 

阿魯巴突然希望自己是魔王,

這樣他與西昂無可避面的一定會相遇。

只要能與你見面,不論結局是什麼都無所謂。



N.A. 2013.12

评论
热度(2)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