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Step-02-Dreamer

**中長篇小說

**現代室友梗

**全員歡樂向


-02-Dreamer


 

  因為西昂的嚴格管教,除了上課期間,阿魯巴與其他人接觸的機會可說是少之又少。




  所以當有客人來訪時阿魯巴就顯得非常開心。

  但過沒多久,阿魯巴就發現,這位訪客出現的次數可說是十分頻繁,頻繁到阿魯巴只要睜開眼,就會看見那頹廢的身影遊蕩在自己家中。雖說是自家,也只不過是阿魯巴、西昂還有克萊爾三人合租,有著一廳一廚三房的一層公寓罷了。



   話題再回到那位訪客身上,對方總是將西裝外套隨意地披在椅背上,姿態慵懶的躺在沙發上,絲毫不在意被弄皺的襯衫與些微鬆開的領帶,使這個訪客顯得非常暇意。

  雖然穿著昂貴的衣服,但沒有上位者那讓人感到難以親近的威嚴,也沒有趾高氣昂的驕傲態度,從這個人身上感受到的就是輕鬆,輕鬆到他幾乎可以與客廳的擺設融為一體。

  不過令阿魯巴真正在意而且無法理解的是,這位被克萊爾帶來的訪客



  

  是位銀行經理。



  

  在阿魯巴的印象中,銀行經理應該非常忙碌,忙著處理銀行的大小事務,加班加到昏天暗地,以辦公室為家,並且練就了可以一面吃東西一面打字的高超技術。

  而不是像現在所看到的這位經理,可以懶散的躺在客廳沙發上,邊看著電視邊滑著手上的平板,有一句沒一句地和克萊爾閒聊。

  克萊爾和西昂沒有任何疑問的,就接受這位訪客貌似已駐紮在家裡的行為,而對方除了有些畏懼西昂外,倒也非常融入這個家中。

  不只是融入了,跟本是融為一體,與這個家完美融為一體。

  就像家裡的擺設一樣,以一種極致完美且和諧的姿態存在著,若不去特別注意,會以為他是一尊擺設在客廳中的雕像,若是特別注意,也只會以為是有人不經意遺落的物品。

  簡單來說,就是毫無違和感,並不是指存在感薄弱,而是他的出現沒有任何突兀,好像他與家具是生命共同體一般,打從一開始就存在了。



               *****



  「歐嗨喲!阿魯巴要出門上課啦。」橫躺在沙發上的人隨意滑著手中的平板,對剛出房門的阿魯巴問候道。

  這樣講話不怕被口水嗆到嗎?阿魯巴在內心吐槽著,但還是非常有禮的回了聲招呼。




  「阿魯巴你回來啦,西昂今天心情不好喔。」放學回家一打開門,便看見換了個姿勢倒在沙發上的訪客依然滑著他的平板,只有在提到西昂時會忍不住抖了抖。

  為甚麼這傢伙還在阿!?阿魯巴不自覺得抽了下嘴角,壓下想要質問的心情走回房間。

  然後,再隔天。



  

  「阿魯巴你總算回來了。」縮在沙發角落,用被子包得緊緊的訪客像是受到了劇烈驚嚇,「西昂因為你太晚回來,都快把房子給拆垮了。」

  阿魯巴認為感到驚嚇的應該是他,快爆炸的也應該是他,為什麼從早到晚這位銀行經理─德伊菲爾都會出現在他家,還是窩在同一個沙發上。




  「德伊菲爾先生你都不用上班嗎?」阿魯巴終於忍不住,把悶在心裡已久的疑問說出來,就在這位訪客完美的『融入』他家一個月後。

  「不用加先生啦,叫我德伊菲爾就好。」德伊菲爾悠閒的癱倒在沙發上擺了擺手,「因為我是銀行經理,所以在家上班就好了。」

  「銀行經理阿呵呵。」早就知道你是幹這行的,但有這種在家上班的經理嗎?而且還是在我家上班!阿魯巴感覺到自己的內心非常不平靜。

  「我啊,奮鬥了好幾年,終於從小職員變成經理了。」德伊菲爾自動自發的敘述起最初幾年裡的奮鬥史,圈圈眼裡閃爍著神祕的光芒。       

  「一開始只是個倒茶的小職員,負責送送公文,跑跑業務。但是憑著我的認真以及努力,艱苦奮鬥了好幾年後,上級終於看見我的認真與努力,將我升職為經理,完成了我多年來的夢想。」

  「原來成為經理是你的夢想阿。」這根本就不對吧!完完全全與德伊菲爾最近的行為矛盾了!阿魯巴表面上認同的點了點頭,內心中不斷吐槽對方的說法。



  

  認真?努力?艱苦奮鬥?這些行為到底是被誰家的狗咬走了?到底是怎麼樣的公司會造就今天如此悠閒的經理出現在這世上?




  「這個夢想可不是用三言兩語就可帶過的。」德伊菲爾恢復慵懶的模樣,用手支撐著身體,悠閒的坐在沙發上,抬起頭望著天花板出神。    

  「當上經理,除了可以擁有令人稱羨的薪水,更棒的是,成為經理後的一切。」

  「成為經理後的一切?」

  「是阿,成為經理後就不會輕易的被開除了!這樣就表示我可以悠閒地度過每一天,然後還有薪水可以領,我終於完成了我畢生的夢想。」

  「......。」

  阿魯巴突然感到非常的無力,彷彿全身的力氣瞬間從身體裡被抽得一乾二淨。

  「不對吧!這根本就是因為想偷懶而努力吧!」

  「是為了完成夢想而努力。」

  「沒有這種為了可以優閒度日而當上經理的夢想!這也太狹隘了給我去跟夢想當總統和太空人的小朋友們道歉!」

  「不過真正幫我完成夢想的是克萊爾先生阿。」像是沒聽到阿魯巴的話,德伊菲爾繼續說道。

  「那是因為德伊菲爾你太怕陌生人了。」熟悉的聲音突然穿插進來,不知何時已經歸來的克萊爾也加入了兩人的話題,後頭的西昂則是一副興趣缺缺的表情,手中提著一袋剛採購回來的食材。

  「一跟陌生人講話就緊張到不行,就像現在你還是很怕西碳一樣,哎呀西碳雖然兇歸兇但是還是很可...」

  話還沒講完克萊爾猛然倒地不起,只見西昂愉悅的將凶器放回採購袋裡,而對自己動態視力挺有自信的阿魯巴可以肯定,給予克萊爾致命一擊的是顆碩大的竹筍。



  

  其實只要是被西昂拿在手裡的東西,連茄子也可以變成殺人凶器,唯一的差別應該在於非常痛與生不如死的痛。阿魯巴和德伊菲爾不自覺的抖了抖。




  「總之就是克萊爾把暫時逃離公司、為了躲避公司追捕而不能回家只得四處閒晃,然後又因為害羞沒有甚麼朋友親人可以投靠的德伊菲爾帶回我們家。」西昂瞥了眼已經收回慵懶姿態,開始顫抖的德伊菲爾。

  「哪有人隨隨便便就把孤苦無依的陌生人帶回家的?還有這樣說起來,克萊爾和德伊菲爾根本就不認識阿!?我一直以為德伊菲爾是克萊爾的朋友!」

  「是阿,克萊爾每次都亂撿東西回家。」西昂帶著微笑,將拳頭捏得咯喳作響。

  「西碳你別生氣阿阿阿!只是一不小心就撿回家了嘛!」倒臥在地的克萊爾艱難的抬起頭。

  「不會有人把人當裝飾品『一不小心』就撿回家吧!」阿魯巴覺得這根本在一開始的觀念上就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既然都帶回家了就要好好照顧阿克萊爾。」西昂一邊說一邊朝打算起身的克萊爾背上補了一腳。

  「這已經不是照顧不照顧的問題了到底為什麼會把人撿回家啊?而且還把他當成裝飾品不對不對重點是,」

  阿魯巴朝已經打起瞌睡來的話題主角不可置信的問:

  「德伊菲爾你就這樣順理成章地被陌生人撿回家了難道你不感到奇怪嗎?」

  「這是邁向夢想的其中一步而已。」德伊菲爾睡眼惺忪地回答。

  「所以說這到底跟夢想有甚麼關係阿?!」

  阿魯巴確信他已經用盡了一整個禮拜的力氣。

  夢想什麼的話題果然不可以輕易談起,這是個沉重到令人感到無助、徬徨、而且一不小心就會陷入詭異境界的話題。談論的人可能會意氣風發、志得意滿,然而聽的人可能會吐槽到口乾舌燥,甚至瀕臨崩潰。




  最後甚至連室友會把撿人回家的奇怪興趣都挖出來,阿魯巴深深覺得夢想實在是個沉重十足的話題,以後還是別輕易談起得好。

  總而言之,德伊菲爾真的很討厭工作,而且是非常非常討厭,他的夢想應該就是以輕鬆悠閒的心過每一天吧...



  

  但這種偏差的夢想打從一開始就不該存在!還是快去跟那些抱持著偉大夢想、一直努力到現在的人們謝罪阿!




TBC



N.A. 2014.01


【後記】

克萊爾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無限迴圈)

被竹筍打到感覺真的很痛呢(遠望)


评论(8)
热度(6)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