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陌生人的糖果不能拿

**①居高臨下的冰冷視線②單純好騙的那傢伙③向日葵 

**題目跟內文基本上沒有關係

**大概是西昂、克萊爾、阿魯巴是國小生的設定

**克萊阿魯(應該



  用著冰冷視線,居高臨下看著跪坐在地的克萊爾以及阿魯巴,西昂覺得自己太陽穴正以超高的頻率抽蓄著。



  事情從稍早說起。

  「欸欸阿魯碳你看你看!」揮舞著拿在手上的向日葵,克萊爾開心的跑向阿魯巴。

  「哇!是向日葵!」宛如發現新大陸般,阿魯巴褐色的雙眼閃爍著光芒。

  「你知道向日葵的花語是什麼嗎?」將向日葵遞給了阿魯巴,像是隱藏了什麼大祕密,克萊爾神秘兮兮地說道。

  搖了搖頭,阿魯巴好奇的問道:「是什麼,是什麼?」

  「是代表沉默的愛喔!也代表要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彷彿要一口氣環抱所有事物,克萊爾敞開了雙手。

  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接過向日葵,阿魯巴讚嘆的回應:「好厲害!克萊爾桑你真博學多聞!」

  「花圃那邊還有很多,一起去看吧!」示意阿魯巴跟上,克萊爾率先跑出了教室。

  「好耶!」將手中的自動筆隨手一丟、作業本隨便一放,阿魯巴跟在克萊爾身後跑出了教室。



  這種情境,讓西昂回想起,年幼時,老師總會提醒,不要因為陌生人給你糖,你就跟著陌生人走。

  先不去探究向日葵這種花到底有什麼吸引力,值得讓兩個人翹掉一整個早上的課,蹲在花圃前看著一株又一株的向日葵,結果雙雙中暑,被送入保健室,而自己還得在放學後,被老師要求把他們帶回家。

  該探討的是,即便躺在保健室的床上呼呼大睡,兩個人嘴裡為何不斷說著『追求自己的幸福』、『我們離幸福很近嗎?』之類的夢話,而在自己叫醒兩人,剛睡醒的克萊爾竟然說出『西碳不要打擾我們追求幸福!』,發現自己完全無法理解兩人的思考邏輯,西昂終於忍不住把兩人轟下床。



  即便兩人跪坐在地表示懺悔,西昂還是完全感受不到兩人的歉意。此時克萊爾正興奮的跟阿魯巴說下次要擺脫自己,帶他去看更多向日葵,而手中握著半枯萎向日葵的阿魯巴,則開心的點頭答應。

  到頭來,阿魯巴只是個既單純又好騙的傢伙,西昂如此想到。別人隨便講個幾句話,就好像發現新大陸般的興奮,還開心的跟別人到處亂跑,慶幸的是,拐走他的人,也很單純。



PLUS+

  看著兩個好友即使上了高中,還是每天四處亂跑、搞失蹤,在某次兩人消失了一個禮拜,帶著被曬成深褐色的皮膚回來上課時,西昂忍不住說道:「你們乾脆結婚算了。」

  「恩?我沒說過我和魯碳已經交往了嗎?」神情有點訝異,克萊爾將一大堆的名產堆到西昂的桌上。

  「嗯啊是這樣沒錯呢。」一旁的阿魯巴點頭作為附和。


  「......我要和你們斷交!」


N.A. 2014.01

评论(20)
热度(16)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