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Unknown 未知物



**圖/ @九流 

**文/N.A.


  「今天表現得不錯喔。」

  「你根本就是藉機捉弄我吧!」

  「哎呀誰叫勇者桑就長的一副『快點來欺負我吧』的模樣。」

  「這是什麼形容阿!」



  只是想聽你說說看你在旅行中遇到的事情,並不排斥看見你和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開心打鬧的模樣。即便這樣認為,內心總會湧上一股異樣感。

  明明使用的是相同的文字以及語言,但在無形中,卻出現了無法跨越的鴻溝。像是經歷幾千年後,所形成柵欄,把西昂及阿魯巴與自己隔開,兩人在裡面講著自己無法理解的悄悄話,將自己排除在外;又或者那是為自己而存在的牢籠,將自己心中的未知生物層層關起,把自己與所有人隔離。

  不論那種形式,自己感受到的都是寂寞。

  格格不入的異樣感。



  表面上因為兩人的相處模式而感到開心,所以笑著,卻無法克制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在上面留下了深深的齒印,甚至咬出了細小的傷口。

  舔了舔嘴唇,克萊爾嘗到了一股血腥味。



     §



  放輕步伐,四處遊蕩。

  只要閉上眼,腦中就會浮現今早兩人嬉鬧的畫面,根本無法入睡。

  腦袋中不斷傳來細碎的嘲笑聲響,『比千年前還要更加孤單呢!』、『原來這就是你渴望的?』

  失眠的自己,不自覺走向了阿魯巴的所在處。

  看著即便熟睡,臉上依然掛著笑容的阿魯巴,煩躁感席捲而來,意會到的時候,自己已經爬上了他的床,雙手狠狠的掐住他的脖子。



  感受到疼痛,阿魯巴從睡夢中驚醒,花了一些時間,才辨別出眼前搖晃身影的身分。

  「克...萊...爾...?」使盡將克萊爾掐在脖子上的雙手移開,阿魯巴艱難地喊道。

  像是突然回過神,克萊爾慌忙鬆開手,「對、對不起,一不小心就...我、我不知道...哈哈...哈...」剛開始還有些慌亂的解釋,最後卻崩潰般的笑了出來。

  有些手足無措,阿魯巴抱住克萊爾,安撫的拍了拍他的背,他感受到克萊爾的眼淚一滴一滴地將自己的衣服浸濕,而從自己口中吐出的血也同時將克萊爾的衣服染紅。



  「咦?」看著面前神情驚恐,但眼神空洞的褐髮少年,「這裡是?我怎麼了嗎?」困惑的偏了偏頭,克萊爾手中的刀子掉落至床單上。




【後記】

嗚阿克萊爾你怎麼了!


感謝 @九流 桑願意讓我把他的短漫後續打出來~

這篇大概就是在講克萊爾在千年醒來後,發現他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然後就...阿魯巴再見(揮手)


明明說著不要虐克萊爾但還是虐了(遠望

總之克萊爾,你一定要幸福啊! (好像不太對XD



N.A. 2014.01

评论
热度(7)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