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2P組短篇

**2P組短篇

**沒頭沒尾,意義不明的段子(?


Smile & Tears

①不哭的你和不笑的我②同居開始③投降


  與他認識有兩年之久,克萊爾西昂從未見到他掉過淚。

  開心的事,難過的事,他都不曾留下半滴淚過。

  他總是以笑容面對一切。不論是兩人一起去遊樂園,看見煙花綻放,感到幸福的那刻;或是不小跌了一跤,明明膝蓋已經破皮滲血,卻還是忍著痛,笑著說沒關係。

  甚至在兩人吵架時,即便雙方都有錯,他卻會投降似的笑著道歉。

  那就是他,阿魯巴。


  與他同居有兩年之久,阿魯巴不曾見他露出笑容過。

  愉快的事,痛苦的事,他都維持著一貫的神情。

  他總是無法克制地流淚。不論是兩人一起去看星星時,流星劃過天際,成功許下願望的那刻;或是看見自己受傷,明明感受到疼痛的是自己,但他卻早一步落下淚來。

  在兩人吵架時,他也不會和自己爭辯,只會一言不發的流下淚,像是投降般。

  那就是他,克萊爾西昂。


  『因為不曾看過你掉淚,所以請讓我連你的份,一起哭。』

  『因為不曾看見你笑過,所以我會連你的份,一同展開笑容。』




Mariana Trench

①一牆之隔②最初,也是最後③不祥的預感


  當無法如往常般輕易猜想到對方內心的想法時,克萊爾西昂只擔心他們的彼此間的距離會不會擴展成如同馬里亞納群島海溝的深。


  把自己深鎖在房間裡,阿魯巴拒絕出來。僅僅隔著一個牆的距離,克萊爾西昂卻無法跨越,被隔絕在外。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

  突然想起,這似乎是兩人在彼此身邊,卻分開最久的一次。

  心中頓時浮現了不祥的預感,恐懼彼此間的隔閡會無止盡的增加。

  即便可以用魔法破門而入,克萊爾西昂能選擇在門外死命地敲著門,希望對方能有所回應。


  許久,阿魯巴才打開門,走了出來。

  「不要再對我說,回去吧,那類的話。」走到克萊爾西昂面前,阿魯巴抬起頭,清澈的眼眸看著他,緩緩說道,「我只是希望我能在你身邊,不論何時。」

  最初以及最後,只是想留在你身邊,僅此而已。



N.A. 2014.01

评论(4)
热度(6)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