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越是流淚便會堅強

**德伊阿魯 


01

  德伊菲爾不明白阿魯巴遇到西昂的事情時,淚腺就會格外發達,像是雨天裡的雨滴一樣晶瑩的墜下,全數消失在棉織衣的纖維裡。

  「因為喜歡那個人,所以特別容易受傷吧!」

  阿蕾絲拿著德伊菲爾為了尋求答案而奉上的厚實鈔票,一邊輕拍對方的頭一邊理所當然地回答。

  喜歡是甚麼?會是刻骨銘心,令你覺得像沉浸在深海中無法呼吸,另一種甜蜜的負荷。

  德伊菲爾雖然記下,但體會不了,他所關注的一直是能提升自己生活,無非是鈔票或是帶薪假之類的無基質,所以就算從他人口中懵懂了些事情,德伊菲爾還是不能理解阿魯巴的悲傷。


  「如果這麼痛苦,要不要試著喜歡上別人呢?」

  「比如說我。」

  在某天,阿魯巴正認真埋首在西昂布置的課業裡,燈火將他面旁的線條描繪得柔和,雙眼下的青黑是熬夜的戰果,坐在身側看著這一切的德伊菲爾鬼使神差便說了這麼幾句。


  然後他沒想到阿魯巴在一陣錯愕後笑著說了聲好。

  德伊菲爾有些擔心自己一句無心的話會傷害到阿魯巴,但他們依舊平和的相處著,周遭的所有一如往常,似乎那一夜的插曲只是場夢。



02 Teufel

  當初,自己是為什麼,會跟阿魯巴告白呢?

  坐在一旁,看著挑燈苦讀的阿魯巴揉了揉有些疲倦的雙眼,努力打起精神,與作業不斷奮戰的專注表情,德伊菲爾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每次,阿魯巴都期待著一個月只有一天,西昂出現在家教日的日子。對阿魯巴而言,那天是他一個月中最快樂的時刻。

  只是,就德伊菲爾來說,他只希忘那天盡早結束,甚至永遠不要到來。


  並不是對西昂的出現感到不安或者吃醋,德伊菲爾是不想看見西昂離去後,總會在阿魯巴臉上不經意浮現出的落寞神情。


  不介意阿魯巴有時遺忘了陪在身邊的自己,滔滔不絕的談論起西昂;或是西昂將阿魯巴從自己眼前帶走,去進行什麼特別的訓練。

  心裡清楚的明白,如果西昂真的在乎阿魯巴,就算要自己讓步,他也心甘情願。


  但他不會退步。因為,只有他知道,阿魯巴不斷滑落臉旁的淚珠,從沒停止過。


  果然,自己想成為,與西昂截然不同,讓對方永遠不會感到痛苦的存在。 

  早就不想看阿魯巴一再的,為他可能永遠追不到的事物,流淚。



03 Alba

  當初,自己是為什麼,會答應德伊菲爾在一起呢?

  好不容易完成西昂所指派的大量作業,阿魯巴趁機看向坐在自己身旁,打起瞌睡的德伊菲爾。


  不能否認,自己總是期待著,西昂的到來。

  就算無法與他一同旅行,只要能見到對方,自己心中苦澀的寂寞情緒就可以消失。

  只是,自己錯了。

  能見到對方,深藏在心中的寂寞因子的確緩和了不少。然而,一旦對方離去,心底卻會湧現無止盡的孤寂。


  即便德伊菲爾就在自己身旁,阿魯巴卻總是不經意的提起,與西昂在一起的種種事情。

  有時,西昂也會將自己帶離德伊菲爾身旁。自己總會在離去前回過頭,看著德伊菲爾用溫和的神情,向他說再見。


  不難察覺,與德伊菲爾的相處模式,跟自己在西昂身邊感受到的截然不同。

  那是用言語難以表達溫柔,以及對方在舉手投足間,不經意傳達出的疼惜。

  即便,自己總是在西昂離去後,無法克制地在德伊菲爾面前痛哭,但來自對方的溫暖,總能讓自己止住淚水。


  並非孤獨、寂寞,或是想填滿內心的空洞而與對方在一起。

  是因為不想再掉淚。

  已經為那個人流過太多淚了。這次,想好好笑著。


  本該是這樣的。



04

  「因為跟德伊桑在一起,很快樂,所以不會感到難過。但是,不再掉淚的我,絕對無法變的更堅強,這樣一來,我就永遠無法追上西昂了。所以德伊菲爾桑,我要走了。」

  雖然德伊菲爾曾設想過這一天的到來,但當對方一股作氣說完這段話時,自己還是不自覺的楞了愣。

  盯著對方有些哭喪的臉龐幾秒後,德伊菲爾轉身離開。


  幾天前,西昂宣布,阿魯巴已經學習完所有的課程,也知道怎麼控制魔力,不用擔心再次爆走,可以離開山洞,回到外界。

  得知這個意外的消息,阿魯巴先是呆滯了好一陣子,愣愣的看著露出一貫邪惡笑容的西昂,以及在一旁沒有出聲的德伊菲爾,才歡呼的大叫起來。

  『勇者嗓吵死了!』皺著眉,西昂一面說著,一面大力的揍向阿魯巴。

  承受了西昂猛烈攻擊的阿魯巴,即便摀著腹部,直喊疼,臉上卻是掩蓋不住的笑容。


  幾天後,阿魯巴向德伊菲爾表明,他將離開,跟西昂以及克萊爾一起去旅行。

  沒有挽留,德伊菲爾幫忙收拾了行李,然後看著阿魯巴、西昂、克萊爾三人有說有笑地離開皇宮。

  或許是想用忙碌來掩蓋生活中突然空缺的部分,好讓自己不用再多想對方離去的事實,每天,德伊菲爾都穿梭在皇宮中,忙碌的處理著所有事物。

  這看似正常不過的行為,卻讓阿蕾絲大驚失色。她甚至考慮起,是否該用自己的薪水幫德伊菲爾加薪,來換回對方在工作上的怠惰表現,不然這和平的世界,與被魔族所佔領的驚悚度,實在不分軒輊。


  深夜,當所有事情都處理完後,德伊菲爾才會依靠在窗沿,短暫的休息片刻,任憑自己的思緒放空或是胡亂思索。

  接著想起阿魯巴。

  或許當時,是因為不忍看到對方哭泣的臉龐,才提議交往。

  但之後,他了解到,自己不僅是不願見到對方落淚。他其實是想看到,對方只為自己展現的幸福笑容。

  如果說哭泣會使人堅強,那麼,自己所渴望的堅強,果然還欠缺無止盡的淚水。


-END-





Plus+

  幾個禮拜前,就聽說他們要回來。

  為了感謝他們在旅行途中擊退了魔物,拯救了村莊,國王將他們徵召回宮,表揚他們。

  這幾周,德伊菲爾終於有忙碌的正當理由,不用聽到阿蕾絲在一旁驚恐的大呼小叫,喊著世界末日即將來到。

  再打理好宴會所需的一切,德伊非爾少見的決定偷個懶。畢竟,在『他』離開後,自己這幾個月的生活可說是極為忙碌。


  來到以前常去的山洞。

  因為許久沒人使用,積了不少灰塵。懶得在意自己漆黑的執事服是否會弄髒,也不想費力去將照明的燈火點亮,德伊菲爾隨意地坐了下來,將自己隱藏在漆黑之中。

  說是偷懶,只是不想費神去思考,見到了對方後,該說些什麼。

  並不是排斥見到他與西昂開心打鬧的模樣,而是怕對方會強逼著自己,用著彆扭又尷尬的語氣和他打招呼。

  如果兩人真的碰面,自己可以用怕生來掩飾有些緊張的行為,但對方一定會表現得不知所措。

  不想讓過著快樂生活的對方,還要為這種芝麻蒜皮的小事煩惱,甚至哭泣,所以自己選擇先行逃開。


  慌忙的腳步聲,將德伊菲爾從睡夢中喚醒,微微睜開雙眼,他隱約看見熟悉的褐髮少年匆忙的跑進自己所在的山洞,不斷的左顧右盼,像是在找尋什麼。

  對方並沒發現自己,而德伊菲爾也不想破壞這份寧靜,所以並沒有出聲。

  然後,他聽見對方自顧自地說起話來。


  「這裡也沒有呢...到底在哪裡呢...」

  不難聽出來,那是有些哀愁的語調。


  「離開之後,我就一直很想見你。」

  躲在角落,德伊菲爾靜靜地聽著對方說話。


  「說著不掉淚就不會變堅強的我是個傻瓜呢。」

  吸了吸鼻子,對方才繼續說下去,「離開之後,我才知道,以前的我會掉淚,是因為我知道,不管再怎麼努力,我永遠也得不到我想要的。」


  「旅行後,我發現,我每次落淚,是因為我想回到能跟你在一起的日子。」

  說話的聲音已經有些哽咽。


  「那麼,你會為我流淚嗎?」

  用著顫抖的聲音,德伊菲爾看見淚珠自阿魯巴的眼角滑落。


  「一定。」


-FIN-




【後記很吵

和 @九流 桑的合做文

前期走向是阿魯→西昂,後期則是德伊阿魯


然後我想說...

不要虐德伊阿阿阿阿阿阿

到04為止,是描寫在錯誤時間點交往的德伊和阿魯巴

兩人其實都沒有發現自己對對方的心意

直到分開後,才了解自己在乎對方的程度

大概是想要表現出這種感覺


而05,

因為我實在不忍虐德伊

所以給了他一個比較幸福(?)的結尾


很感謝朋友讓我寫了後續

只要寫到德伊就會爆字數這種事,好像也越來越常見了(欸?


N.A. 2014.02

评论(12)
热度(28)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