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MHA/上耳、勝茶】早餐、晚餐


**CWT-45 無料釋出

**上耳、勝茶、轟百(微量)


 【早餐】


  微弱的陽光從雲層間隙灑落,細碎的露珠在翠綠的葉片上滾動,嶄新的一天才剛降臨,但毫無預警的,1-A班居住的宿舍突然遭遇斷電。

  沒有學校活動的清晨,大多數同學還沉浸在夢鄉中,然而伴隨著停電出現的陣陣刺鼻燒焦味慢慢飄散至各房間裡讓人難以忽視。

  尋著焦臭味傳出的方向,1-A班的同學找到了擾人清夢的源頭─上鳴電氣的房間,在房門外就可隱約看見灰黑色煙霧不斷從門縫中飄出,還有相比其他房間濃烈的燒焦味。

  「叩叩!」禮貌性的敲門,切島摀著鼻在房門外頭吼道:「上鳴?你在裡面嗎?」然而房內並未如預期般的傳出回應。

  站在切島身旁的爆豪則不斷剁著腳,隨著腳步敲擊地面的頻率越來越高,耐心也逐漸被消磨掉。一大清早被吵醒已經夠讓人不爽,爆豪一腳將門給踹開,「白痴你在幹嘛!」

  門鎖喀啦喀啦作響,房門被外力撞開的瞬間,一大團黑煙馬上從房內竄出,離門口稍近的同學立刻被濃煙嗆的咳嗽連連。

  「咳咳咳……」

  微小的黑灰粒子將眼前所見之物染得灰白。待大半的煙霧散去後,爆豪立刻將房裡的上鳴揪了出來,瞥了眼對方後嘖了一聲嫌棄的退到一旁,雙手相互拍打著想把從對方那沾到的灰塵拍除,「髒死了。」

  被拎出來的上鳴灰頭土臉的跌坐在眾人眼前,身上原本穿著的白色T-shirt被染成淺灰色,臉上灰一塊黑一塊地,一頭金黃色的短髮也被粉末染成黃褐色,從頭到腳顯得髒亂不勘。

  「噗呼哈哈哈——」看見這一幕,站在人群後方的耳郎連忙用手摀著嘴但還是遮不住自己的笑聲。

  「上鳴同學你還好嗎?」眼神中透露出擔憂,八百萬從口袋中拿出摺疊好的手帕遞給上鳴。

  「哈哈……還好還好……」接過手帕,上鳴抹去因為濃煙而嗆出的淚水,一慣的笑容看得出受到不少驚嚇。

  「你到底做了什麼啊?」將頭探入房間內查看,切島發現上鳴原本草率整理的房間此時像遭遇到核爆後的斷垣殘壁。

  「我只是想烤個吐司,沒想到沒控制好電流,烤麵包機就燒壞了……哈、哈啾……」抓了抓凌亂的頭髮,塵埃立刻飄散在眼前,話還沒說完上鳴忍不住打了個噴嚏。視線偷偷瞥向耳郎,發現對方拼命不讓自己的笑聲太過誇張。

  「燒壞啊……」這燒壞的程度未免也太嚴重了吧!

  在心中嘆了無數口氣,看著上鳴狼狽的模樣,所有同學不禁回想起他在訓練時也不善於控制電流的情景,再想想他事後好像也挺慘烈的,出於同情就沒多做追究。

  只是在清晨就被這種蠢事給吵醒的爆豪,似乎不打算輕易的放過上鳴。



  早晨發生在1-A宿舍的一場鬧劇就在 上鳴被爆豪痛揍一頓,邊道歉邊保證以後絕對會遵照說明書的指示使用電器用品之下畫上句點。

  鵝黃色的陽光隨著窗簾的空隙灑下,微弱的光線照亮了房間的一小角,窗外傳來清脆的鳥鳴,放下心的眾人拖著疲憊的身子打著哈欠回房睡個回籠覺。

  待人潮散去後,上鳴再度抓了抓充滿布灰塵的頭,視線望向自己滿目瘡痍的房間、被煙霧燻得漆黑的牆面、微微散發出白煙的電源插座,更別說烤麵包機擺放的位置變得焦黑一片且發出刺鼻的臭味。面對一片狼藉的房間,上鳴僅是愣愣傻笑,還沒開始動手整理疲倦感就席捲而來,讓上鳴覺得有些無力。

  「噗——」

  聽見熟悉的笑聲,上鳴回過頭發現耳郎不知何時又來到自己房間,這次拿著掃把和畚箕站在自己身後。

  被在意的人看到如此悽慘的模樣,上鳴不知所措的只好跟著一起乾笑,內心感到窘迫不已。

  將打掃用具交給上鳴後,耳郎仍舊不斷地笑著,一手掩著嘴,另一手則用指腹擦去掛在眼角的淚珠,目光在頭髮一小部分被燒焦的上鳴以及斷垣殘壁般的房間內來回游移,「你到底在做些什麼啊?噗——呼呼——」

  從耳郎的手中接過掃除用具,上鳴別過臉不敢直視對方,嘴巴小幅度的開闔著,用極細小的聲音訴說了些話語,然而都被耳郎的笑聲所蓋過。

  「嗯?」好不容易止住想笑的情緒,耳郎才意識到剛剛上鳴似乎說了些什麼,「抱歉,你說了什麼嗎?」

  「沒、沒什麼啦!哈哈哈……」用手拍了拍身上沾黏到的灰塵,上鳴小心翼翼的觀察耳郎的神情,深怕剛剛的喃喃自語被對方所察覺。

  昨天放學時,上鳴偶然聽見轟與八百萬兩人討論著要在假日共進午餐,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從未與耳郎單獨用餐過。於是突發奇想決定在休息日的大清早,製作出美味的早餐邀耳郎一同品嘗,想必對方會對自己的廚藝刮目相看吧!

  無奈這個完美的計畫,在自己沒依照說明使用烤麵包機時就徹底的失敗了。

  大力的晃了晃頭,上鳴把腦中那些已成悲劇的計畫拋開,默默的攤開了大型的黑色垃圾袋,認命地開始進行打掃工作。



  『因為我也好想跟耳郎一起吃飯啊!』

  即便對方的聲音如蚊般的細小,但憑藉比一般人好上數倍的聽力,耳郎仍舊聽見了從上鳴口中悄聲說出的話語。

  看著上鳴將損壞的物品一一丟進垃圾袋,拿起濕布隨意的擦拭髒污處,那不熟練的打掃舉動再次讓耳郎發出輕笑。

  照這樣的速度即便花費個兩天、三天也無法整理完畢吧!有些看不下去,耳郎決定加入復原房間的行列。如果今日還想與對方共同用餐,真的得要加緊腳步才行。



  「整理完後一起吃午餐吧!」

  「咦?」面對耳郎突如其來的邀約,上鳴訝異著對方竟與自己想著同件事,也擔憂著自己的心聲是否暴露了,定格愣在原地,僵硬的轉過頭望向耳郎。見到對方眨著眼,偏過頭等待自己的回覆,上鳴才回過神的大力點著頭,「好!」

  「那就快點整理吧!」

  「沒問題!」

  看著上鳴加快動作認真清理環境的背影,耳郎注意到對方的耳根些微泛紅。

  將右手放在胸口處,耳郎突然慶幸起上鳴的聽力沒像自己的敏銳,不然自己胸口傳出的劇烈跳動聲響,一定會被對方所聽見。



【晚餐】


  除了在一大清早因上鳴闖出鬧劇時,爆豪勝己曾短暫的見到麗日御茶子,直至午間的用餐時段,到下午時同學們在交誼廳相互討論作業,再到晚餐前同學彼此間的嘻笑打鬧,麗日的身影都未曾再出現於自己的視線中。雙手環抱著胸,爆豪翹著腳坐在交誼廳的沙發中,即便身旁的上鳴、切島四處打鬧發出惱人的噪音,自己卻沒如往常叫兩人安靜些,心思早已不知飄向何處。

  「爆豪?」

  「嘿!爆豪?」

  來自切島和上鳴的叫喚,爆豪絲毫未察覺。直到切島的手掌在自己眼前揮了又揮,爆豪飄盪的意識才一瞬間返回腦內,「幹嘛?」

  「要一起吃晚飯嗎?」從沙發上站起身子,上鳴左手抓著錢包,右手拇指向後比往宿舍門口的方向。

  透過窗口的玻璃向外望去,天色逐漸變得昏暗,路燈也依序亮起,在午夜藍的夜色中點綴出黃橘色的明亮光芒。隨著夜晚悄悄降臨,爆豪眉間的皺褶也越來越深。

  「不了。」揮了揮手,爆豪回絕了來自上鳴與切島的晚餐邀約。

  從下午開始,總有股莫名的煩悶感壟罩在心頭,若不設法解決,自己大概也毫無食慾。按耐不住心中的煩悶,爆豪從沙發中起身,索性去女生居住的樓層找人。



  剛踏出通往四樓的電梯,爆豪馬上遇見了居住在同樓層的蘆戶。

  「咦?爆豪同學怎麼會在這裡?」瞪大雙眼,蘆戶有些訝異眼前的男性會出現在這,看來有什麼事要發生了呢!蘆戶在心中暗自猜想著。

  「有看到麗日嗎?」

  「沒有耶!好像一整天都沒有看到她喔!」回想起中午女生們外出用餐時,蘆戶似乎也沒見到麗日,「或許在房間裡吧!」語畢,蘆戶好奇地打量著爆豪,即便心中有無數個問題,但為了生命安全著想還是不要多問來的好。揮揮手向爆豪道別,蘆戶健步如飛的跑去其他女同學的房間談論自己剛發現的八卦。



  走到麗日的房門前,爆豪用右手的指關節敲了敲門,「叩叩。」而垂在腰側的左手則喀拉喀拉的折著指關節。

  停頓了數秒,在房門被破壞前,房內傳出了微弱的回應聲響。

  「嗯?」含糊不清的細小聲響從房間內傳出,「有人敲門嗎?」

  「呿。」對方果然如預料中的還賴在床上,爆豪立刻握住門把,金屬冰涼的觸感傳入手中,但這並不會減弱自己個性的威力。「碰!」伴隨著爆炸聲響,門把變成一塊一塊的金屬碎片,對於自己因為急躁而沒有控制好力道,爆豪不悅的再次皺眉。把金屬殘骸丟往一邊,爆豪將房門一腳踢開,發出的吵雜聲響大到彷彿窗戶玻璃都快震裂。

  「起床了!」

  「咦?」聽見劇烈的爆破聲響以及男性低沉的叫喚聲,驚醒的的麗日猛然從床上彈起並將身上的棉被往旁邊一丟。髮絲垂落在眼前阻礙了視線,麗日伸手將散亂的頭髮往耳後撥去並揉了揉眼,待視線變得清晰後,才看清那位有著一頭金髮的來訪者。「爆豪同學!」彷彿看到鬼怪般,麗日先是慌亂地用手指梳理自己的頭髮,最後乾脆拾起不久前被自己丟於一旁的被子,逃避現實的將自己的身軀藏回棉被堆中。

  「給我起床!」一股無名火在瞬間湧上心頭,爆豪大力地將棉被掀起,想抓出藏匿其中的人。

  邊拒絕邊大力的搖晃頭部,麗日緊拉著棉被的雙手微微泛紅。「還給我啊!」即便嬌小的身軀微微地顫抖,但麗日並沒有打算輕易地屈服於對方的暴力脅迫之下。

  空氣中飄散著白色棉絮,在兩方拉扯著棉被,彼此互不相讓的過程中,一陣響亮的咕嚕聲打斷了兩人的僵直不下。

  紅暈在瞬間浮上了麗日的雙頰,一日未進食只飲用開水充飢的後果,導致自己的腹部不斷地發出抗議聲。

  雙手放開棉被並以飛快的速度摀住雙臉,麗日發出小小聲的嗚咽,將自己的身子縮在床邊的一角,低著頭完全不敢與對方直視。

  趁著對方因鬆懈而出現破綻,爆豪一把搶過被子並隨手丟向一旁。看著麗日遮著臉,連耳根都紅透了,爆豪猜想對方為了省錢絕對沒有正常進食。用餐的費用是省下了但身體遲早會承受不了,爆豪便下達了不容許拒絕的要求,「去吃飯。」

  「咦?」手指微張,麗日藉由指尖的隙縫偷看爆豪的神情,有些訝異對方來找自己的理由竟是叫自己起床用餐。令人摸不著頭緒,麗日滿腹疑問的看著剛下達完命令轉身就走的爆豪。

  「給你十分鐘。」

  十分鐘怎麼足夠一個女生梳妝打扮!看著對方把房門砰的一聲甩上離開,麗日暗自想到。若不是因熟睡而有些毫無防備,也不會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莫名的被對方牽著鼻子走。不如下次趁爆豪熟睡時,使用自己的個性讓對方浮起嚇嚇他好了!整理著儀容的同時,麗日在心中默默記下這個小小的復仇計畫。

  轉眼間十分鐘過去,麗日換上外出服,抓起置於桌上的零錢包後連忙推開房門。原以為爆豪甩上門不耐煩地離去,沒想到對方一直靜佇在門外,聽到開門聲後撇過頭望向自己。

  雙手插在口袋中,爆豪將身子倚靠在牆上,見到苦等多時的麗日,眉頭間的褶皺稍微舒緩了些,「走了。」不等對方回覆,爆豪邁開步伐往電梯的方向移動。

  跟在爆豪的身後,麗日偷偷摸了摸手中有些乾癟的荷包,不露痕跡的嘆了口氣,暗自盼望爆豪別選擇太貴的吃飯地點。

  不消片刻兩人便到達了一樓大廳。走在爆豪身後的麗日發現對方並沒如預期般的走出宿舍,而是轉向走入宿舍中附設的小食堂。

  用餐時間已過,食堂中的用餐區桌椅排放整齊且空無一人。爆豪拉開餐桌旁的椅子命令麗日先坐下等候,自己則穿戴起圍裙,隨後身影便消失在食堂附設的小型廚房中。

  「咦?」深棕色的雙眸眨了又眨,麗日對爆豪的所作所為更加不解。

  不久,陣陣香味從廚房間傳出。摸不透對方想法,麗日侷促不安的雙腳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地面,即便感到飢腸轆轆但也因緊張而食慾感全無。要是以往,麗日總覺得在這食物香味的包圍中,自己已經口水直流。

  幾分鐘過後,爆豪巧手烹煮的精緻餐點一道又一道擺上餐桌。拉開餐桌另一側的木製座椅,爆豪在麗日的對面坐下,示意對方享用剛烹調好的料理。

  拾起餐具,麗日夾了盛於小碟中呈現出水感光澤的漬物細細品嘗,酸甜的滋味以及微辣的香氣頓時充滿整個味蕾,令胃口大開。品嘗這高水準的料理,麗日勾起淺淺的笑容。「沒想到爆豪同學很擅長下廚呢!」有些訝異對方的廚藝是如此的高超,更何況眼前的料理還是自己喜歡的和食,麗日覺得食慾逐漸恢復,忍不住夾了另一道菜品嘗。

  「如何?」

  在深紅色雙眸的凝視下,要是不回答好吃,大概會在瞬間被炸飛吧!咀嚼著口中的食物,麗日暗自想到。但爆豪同學為自己料理的晚餐有著不輸外面餐館水準,甚至過而無不及,麗日當然照實回答,「好吃!」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調味裡面參雜了太多的個人喜好,所以麗日在看見對方露出一副信心滿滿、理所當然的神情後,小小聲地補上了一句。

  「要是不那麼辣就更好了。」

  感受到自己舌尖的麻辣感,麗日吐了吐舌,只見對方勾起了帶有點邪惡氣息的淺笑。




【後記】

  回過神來,字數比預期的多了一倍以上。哈囉這裡是N.A.,沒想到我竟然出了第三份英雄的NL向無料,連我自己都覺得好不可思議(欸)。本來是想分成三段來敘述三組人馬間的早餐午餐晚餐時段,沒想到寫完早餐晚餐後,發現字數大爆炸,只好忍痛刪掉其中一段(?)。

  謝謝傳說中的秋希第三度被我拖下水來幫我校稿,也謝謝拿取這份無料的你。有機會,或許我們會在英雄ONLY相見(斷自己後路)。



2017.02



评论(4)
热度(45)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