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小段子*3

**各種OOC、黑化注意

**克西魔勇 (開外掛組)、克萊爾→西昂→阿魯巴、艾露阿魯


--原地踏步--

**克西魔勇 (開外掛組)

**①贏不了你 ②恕不奉陪 ③原地踏步


完全被對方比下去了。

不論是魔力使用的技巧、時機,還是糟受敵襲時,所做出的應變。

很明顯,這個人,不再需要他。

看著因為使用魔法,雙眼變的鮮紅的阿魯巴,克萊爾西昂轉身離開。


「我不奉陪了。」

顧命思意,剩下的旅程,你自己一個人去完成。

「欸?」伸出手想抓住對方,卻被一手揮開。

「因為你已經強大到,不需要我的存在。」深紅色的眼眸向下望,克萊爾西昂始終背對著阿魯巴,然後,邁開了步伐。

「可是...」

可是,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才努力追上對方?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自己在原地踏步,前方的人隨時都會將自己拋下。


「唰。」

「嗚…」

聽見刀刃劃破空氣的聲響,以及人的嗚咽聲,克萊爾西昂猛然回過頭。


「你…」究竟在做什麼?為什麼不用治癒魔法!

抬起頭,阿魯巴對克萊爾西昂扯開笑容。


若無法跟你走,只好斬斷自己的雙腿。

這樣才得以死心。




--感激--

**克萊爾→西昂→阿魯巴


「呦嘻,西碳早安!」

打開門力,西昂毫不意外的看見克萊爾背著斜背背包,滿臉期盼的站在門外,不停的跳上跳下。

(今天自己特地起了個大早,想幫對方準備個特別的禮物。)


「早安。」一大早就被對方吵醒,西昂早就見怪不怪,為了讓起床氣有地方宣洩,他狠狠的揍了克萊爾一拳。

(當自己清晨三、四點時去按對方家的電鈴時,出來應門的他意識還很恍惚,不斷揉著深褐色的雙眼。)


「嘿!」像是預期到對方的行動,克萊爾嘻嘻哈哈的躲過西昂的攻擊,大剌剌的走進對方家中。

(在對方來不及反應前,自己的雙手已經掐上他的頸部。)


「那是?」拉住對方,西昂指了指克萊爾臉頰上的白色貼布。

笑了笑,回過身,克萊爾將手臂從對方手中抽回,「小傷而已,別在意。」

(掙扎著想擺脫,對方試圖推開自己,尖尖的指甲就這樣劃破了自己的皮膚。)


從包包裡拿出透明的玻璃盒,克萊爾將它擱置在桌上。

「克萊爾。」喚了對方的名字,西昂的臉上的不耐煩早已消失無蹤。

「欸欸?西碳不喜歡嗎?」將玻璃蓋打開,克萊爾把心臟撈了出來,「這可是我特地為你準備的耶!」

(剖開胸膛,謹慎的將內臟掏出,裝進預先準備好的盒子中。)


看著你不斷的注視對方,卻始終沒有任何行動,在一旁看著這一切的自己,不免有些不耐煩。

不如,就讓我來幫你吧。

想要知道對方的心意,當然是直接剖開來看吧!這不就是最快的方法嗎?

這樣,就不用費心思去猜測對方心中的想法,簡單又明瞭,也果斷的多。


(吶,西碳。為你做了那麼多,你可要感謝我喔。)




--灰燼--

**艾露阿魯


原以為他可以包容對方像小孩子,任性,又有些無理取鬧的舉動。

但阿魯巴發現他辦不到。


對方曾將所養的黑貓殺死,掛在樹頭,讓腐臭味飄散在空氣中。

對方曾把鄰居家養的,有著銀灰毛色的哈士奇,切成碎塊,丟入河中,讓水被染的腥臭。

對方曾跑到附近的學校,用魔法將它整座轟掉,大笑著看著磚瓦和肉塊的碎片飄落在他的四周。

最後,對方在他眼前,炸掉一整座城鎮。


「鬧夠了嗎?」過於頻繁的指正對方的偏差行為,阿魯巴似乎早將動怒的力氣耗盡,他沒好氣地質問,「你到底想做到什麼程度?」

「把一切都變成灰燼。」艾露夫敞開雙手,對他笑著,「因為這樣,除了你,我就沒有什麼好留戀的。」




【後記

開學第一天就從樓梯上摔下來,這是告訴我要翹課的意思嗎XD

下面紀錄一下每個小段子想要表達的意思


--原地踏步

大概是想要表現,互相依賴的兩人

一旦不被需要,就不知該如何存活

所以只能用不正確的方式活下去


--感激

看著西昂的單戀,克萊爾決定幫他一把

只是他沒有發現,他用了錯誤的方式

打到最後莫名有種克萊爾加油,這樣西昂就是你的了的錯覺


--灰燼

相較克萊爾的行為,

莫名覺得艾露夫的舉止多了些惡趣味,和故意

為了自己想要的,他應該都會不擇手段的奪來吧


N.A. 2014.02



评论(28)
热度(12)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