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Today is Not my day

**①今日大凶②越描越黑③初次約會 

**西昂阿魯


  一早,就發生了件令阿魯巴極為擔心的事,報紙上說,他今天的運勢是『大凶』。

  帶著揣測不安的情緒出門,而這個世界並沒有讓阿魯巴感到失望,平常只要十幾分鐘的路程,阿魯巴莫名的花了將近兩小時才順利到達。

  先不說出了門才發現自己忘了帶手機,於是又匆匆忙忙地跑回家,在到家後又發現自己忘了帶鑰匙,情急之下只好爬窗進去,憑著他還算不錯的運動神經,再摔下來前,總算順利地進到屋子內。但阿魯巴發現他又面臨了另一個問題,他找不到他的手機。

  桌子上?沒有。外套口袋?沒有。衣櫥?沒有。冰箱?沒有。翻遍了只有幾坪大的房間,阿魯巴依然找不到他的手機。

  「阿...到底在哪裡?」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時鐘,與對方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阿魯巴急的直跳腳。

  「啊!」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阿魯巴衝進了浴室,出門前他還記得,他把一堆髒衣服丟入洗衣機內,該不會...

  慌張地打開已經洗好衣服而停止運轉的洗衣機,阿魯巴在一堆濕淋淋的衣服中,毫不意外的找到了他的手機。

  找到手機固然讓他鬆了口氣,但看著手中十之八九壞了的手機,阿魯巴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


  既然目的已經達成,不願再多想自己悲慘的遭遇,阿魯巴決定趕緊出門赴約,再次確認自己帶了鑰匙,他打開了大門。

  「不要動!」尚未踏出家門半步,阿魯巴就被幾把槍瞄準,他驚恐地舉起雙手。


     §


  再向警察解釋自己並非想闖空門的小偷,而是住戶,最終順利地被釋放,趕往會面地點時,阿魯巴知道自己已經遲到了快兩小時。

  在約好的地點沒看見對方非常的理所當然,畢竟自己遲到了很久,而且手機也無法使用,與對方的第一次約會就這樣被自己搞砸了,阿魯巴失落的想著。


  「喔,部長大人讓我等了那麼久,你打算怎麼賠償啊?24根肋骨通通折斷可能還不夠喔。」一個帥氣的飛踢,西昂朝阿魯巴的背部狠狠踢了下去。

  「嗚啊!」摀著肋骨,阿魯巴痛苦的蹲了下來,看著不知從哪裡冒出的西昂,驚恐萬分地說道:「西昂...你在幹嘛啊...咳...」

  「我在試試看部長大人的肋骨能承受多少撞擊啊。」認真的點了點頭,西昂再次抬起了腳,「畢竟部長大人讓我等了那麼久,害我的肢體變得超僵硬,不活動活動促進血液循環的話可不妙呢。」

  「咳...也不是...咳...用這種辦法吧!」即便背部傳來陣陣疼痛,讓他感覺有些不適,阿魯巴還是不滿的反駁。

  「你的意思是說斷的不夠徹底,所以要我在踢得更大力點嗎?」像是理解對方想傳達的想法般,西昂點了點頭。

  「這是從哪裡得來的結論!」艱難的站起,阿魯巴緊張的向後退了幾步。

  「從你害我等你等了將近兩個小時得到的結論。」略微失望地放下舉起的腳,西昂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我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才遲到的。」知道自己有錯在先,阿魯巴越說越小聲。

  「噢?什麼事?像是因為誘拐女童而被抓進警局嗎?」換上了看見變態時所擺出的厭惡眼神,西昂說道。

  「才不是呢!誰會因為那種事而進警局啊?雖然我是進了警局沒錯啦!」想反駁但卻又無從反駁起。

  「噢,果然是因為在大庭廣眾之下把女童的衣服脫掉,所以被抓了吧。」毫不理會阿魯巴,西昂繼續說。

  「就說了不是阿!誰會做這種事啊!還有我覺得你好像越描越黑!」臉頰鼓起,阿魯巴有些氣呼呼地說道。

  「比起跟我約會,你果然更喜歡去跟監獄作伴吧。」語調突然下沉,西昂轉過身,背對了阿魯巴。

  「不、不是啦!」看著眼前的人似乎有點生氣,阿魯巴跑到他身後,慌忙地解釋。

  「如果不是的話...」轉過身,西昂抓住阿魯巴的手臂,將他拉近自己,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那你就待在我為你準備的監獄裡過一輩子吧。」




【後記】

打完才想到阿魯巴的幸運值好像頗高的說wwww



N.A.2014.03

评论(22)
热度(17)

© 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