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寫文努力中

【戰勇】耳機

**德伊阿魯、羅斯阿魯、克萊阿魯、克萊西昂 小段子

**tag感謝雨鳴


【德伊阿魯】

一早在皇宮,阿魯巴就在走廊上見到戴著耳機,不知在聽什麼音樂的德伊菲爾。

「早安!」出聲打了個招呼,阿魯巴揮了揮手。

「早安……」眨了眨迷濛的雙眼,德伊菲爾做出了回應,但他舉起手不是向阿魯巴打招呼,而是用來遮住嘴打了個大大哈欠的嘴巴。

鮮少看見德伊菲爾聽起音樂或是廣播,阿魯巴不禁好奇了起來,「德伊菲爾是在聽些什麼呢?」

「音……音樂……」

「讓我也聽聽吧!」

踮起腳尖,阿魯巴靠了上去,拿下其中一個耳機並塞入自己的耳中,一陣樂曲傳入耳中。

那是首拍子極緩的曲子,讓人有種置身雲端,...

 

【戰勇】變化

**克萊西昂克萊注意


如果可以,西昂希望他的生活能變得平靜些。


春季,克萊爾這個傢伙黏的煩人。

「西碳西碳,我們去游泳好嗎?」抓著游泳圈,克萊爾滿臉期待地看著西昂。

「不要。」這種天氣要去游泳?不怕感冒?啊,西昂發現他都忘了,笨蛋好像不會感冒。

「為什麼?為什麼不可以?」

「水還很冷。」

每一天每一天,克萊爾都對西昂問著相同的問題。

「西碳,今天可以游泳了嗎?」

「西碳,去游泳好不好?」

「西碳,今天還不能游嗎?」

「西碳,那我們可以明天去游嗎?」

回答問題實在太麻煩了,不如一拳把對方打昏還比較實在,這是西昂得到的結論。


夏季,克萊爾這個傢伙依舊煩人。...

 

【戰勇】一分故意,九份無心

**克萊西昂克萊

**沒頭沒尾的段子,什麼都接受的人再往下吧

**BE(?)注意


第一分無心,是在上學時出現的。

看著黑髮少年對自己衝了過來,大力的揍了自己一拳。

啊,好痛呢,邊這樣想的同時,對方邊抱住了自己。

想問對方是誰,但總覺的會破壞氣氛。所謂重逢的感人情境,應該就是指現在這樣吧。

但在加以思索前,問句早已脫口而出。

「你是誰?」

錯愕的神情從對方臉上一閃而過,隨後,自己又被對方揍了一拳。

摀著有些疼痛的傷口,問句始終卡在嘴邊。

那麼,你究竟是誰?


第二分無心,是收到了來自他人的善意提醒,自己卻沒有察覺。

你們曾見過的。

你們以前感情很好喔。...

 

【戰勇】眼睛

**不明所以的小段子*4,可能有點甜、也有點虐(?

**克萊西昂


【親吻】

在睡前,克萊爾習慣在西昂闔上的眼皮輕柔的留下一吻。

剛開始西昂會狠揍克萊爾一拳,但克萊爾還是堅持這樣的舉動。

久了,西昂妥協。


用親吻,克萊爾宣告那是自己的所有物。


【舔】

砂石飛進了眼中。

從剛剛開始,西昂微微皺著眉,不斷眨著眼。

細碎的淚珠隨著睫毛的眨動,自眼角滑落。


往西昂身邊挨近,距離小到克萊爾可以清楚見到對方睫毛上的淚珠。

像是安撫般,克萊爾伸出舌,舔去了對方掛在眼角的水珠。


「克萊爾......?」

「西碳還好嗎?」

「嗯。」

「很痛嗎?」

 

【戰勇】Wake me up

**@幻偞 生賀

**克萊西昂,軍隊PARO


01

人在一生中會遇見幾千萬個人,除非必要,大多的人都會被遺忘,被記住的,只是為數眾多中的一小部分。

對於兩人的相遇,西昂沒有一刻不感到後悔。

那傢伙,是在軍營裡認識的。


幾個月前,自己被徵召入伍。

隨便收拾好行李,西昂不帶留戀地離開從小到大生長的地方,連句再見也沒說,更別說那種頻頻回頭望向家鄉,依依不捨的舉動。

早在很久之前,自己就是一個人,等待他回去的人並不存在。

花了不少時間,從原本居住的窮鄉僻壤小鎮,西昂來到位於市郊的軍營。剛踏入大門,帶有著七分憤怒、三分無奈的話語就傳入西昂耳中。

「除了用餐段,

 

【戰勇】約會

**克萊西昂

**惱人克萊爾出沒注意


「西碳,我們去唱歌!」「不要。」

「西碳,去看電影好不好?」「吵死了。」

「西碳,那去游泳如何?」「閉嘴。」

「西碳,如果去百貨公司可以嗎?」「滾開。」

「西碳,我們...」「好!閉嘴!我答應就是了。」

「欸?」「想去哪裡?」

「遊樂園!」


§


這就是所謂的『約會』嗎?看著身旁一對又一對閃亮到無法直視的情侶,克萊爾點了點頭。

如果這真的是約會,那自己是不是該與西昂牽手?因為身旁的每對情侶都這樣做。

思考的同時,克萊爾牽起了西昂的手,當然馬上就被甩開。

不懂放棄這兩個字的定義,克萊爾再次嘗試。

不用一秒,...

 

【戰勇】洗澡

**克萊西昂

**前前篇前篇


「西碳,要不要一起洗澡?」在兩人都長大的某天,克萊爾嘗試問道。
西昂的回應當然是直擊肝臟的一拳。

「嗚啊,西碳好狠!」邊揉著腹部,克萊爾邊哀號。
兩人一起洗澡,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時西昂的年紀還小。
長大後,無論克萊爾說什麼,西昂都不願再跟他洗澡。
克萊爾並沒有提起,他喜歡看著西昂因為水蒸氣,而變得紅通通的臉蛋;更喜歡看西昂在洗完澡後,大力甩動頭部,想把濕淋淋的頭髮甩乾的可愛模樣。
當然,水都甩在克萊爾的身上。

晚上,當克萊爾拿著衣服,『一個人』踏進浴室洗澡時,就被放在地上的肥皂絆倒,狼狽地跌進浴缸。
「咳、咳、咳...」從裝滿水的浴缸中抬起頭,克萊爾不斷的咳嗽。
還...

 

【戰勇】Here

**克萊西昂

**輕微血腥描寫、OOC注意

**原梗連結



  前天,克萊爾和西昂來到了新的城鎮。

  在那裡,克萊爾撿到了一隻貓。

  「我們可以養嗎,西碳?牠好可愛!」抱著貓,克萊爾不斷的捏著貓咪的肉球,滿心期待的看著西昂。

  「丟掉。」並不討厭動物,但兩人總是四處旅行,根本不適合養。

  「不要啦,西碳。」心疼的摸了摸貓咪的頭,克萊爾似乎有些不忍,「牠很可憐欸,放著不管,要是被其他動物欺負怎麼辦?」

  「丟掉。」重複了一遍,西昂盯著蜷縮在克萊爾懷中,打著哈欠的貓咪,不打算心軟,「牠會自己想辦法活下去。」只要有求生的本能,任何生物都可在逆境中存活,西昂如此認為。

 ...

 

【戰勇】不是生日也給我吃蛋糕

**克萊西昂克萊(應該)

**什麼都接受的人在往下(認真)


「克萊爾,生日快樂!」

「真的假的?可是今天不是我生日欸!」

「吵死了!」將蛋糕盒塞進克萊爾手中,西昂示意他打開。

「哇!西碳!」開啟盒子的瞬間,克萊爾的笑容僵在臉上,許久,他才說出心中的想法,「這個蛋糕好酷啊!」

「吃吧。」將叉子塞進克萊爾手中,西昂愉悅地笑了出來。

「......可以......嗯......」拿著叉子的手無法克制在顫抖,克萊爾試探性的問道,「可以不要嗎?」

「不行。」果斷地駁回對方的要求。

「可、可是,」掙扎了好一陣子,克萊爾才悶悶地說道,「這、這個蛋糕是小強造型的,我......」...

 

【戰勇】關於名字,關於你

**克萊西昂

**OOC、病態注意


自己認識那人,有很多種稱呼。


當對方被他人稱做『羅斯』時,自己會查覺到,對方早已不再是自己所熟悉之人,在千年之後。


當對方被他人稱做『西昂』時,自己會有股想掐死他人的衝動。不行啊,不行。明明自己才是最熟識他的人,別人怎可以如此親暱的叫他?


『西碳』,這才是名字的正確唸法,而且,那是自己的專屬稱呼。


【後記】

有時候很糾結到底要用西昂,還是羅斯這個名字

每個名字,都代表不同意義吧


N.A. 2014.04

 

【戰勇】Is't over?

**病態、OOC注意

**克萊西昂

**什麼都接受的人在往下看


01  Now it's over

掛在臉上的,依舊是溫和的笑容。

葬禮上,只邀了幾個熟識的親友,畢竟,想安靜地送他最後一程。

面對他人擔憂的神情,克萊爾也只是擺了擺手,笑了笑,說著沒事。

『沒問題的。』

柔和的嗓音迴盪在低氣壓瀰漫著的空氣中,像是股暖流,沁入每個人的內心,試圖緩和每個人心中的哀傷情緒。

吶,西碳,都結束了。


02  Why is it over

「這樣就夠了。」那時,西昂如此說道。

然後,自己的手就這樣鬆了開來。

看著對方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隨著重力加速度,摔落...

 

© INA | Powered by LOFTER